【興欣葉】冠軍夜未眠(中)[R]

(上)

 

  「一起?」

  唐柔複述一次,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其他人的表情也一樣茫然無措。

  葉修觀察著眾人的表情,腦海中很快浮現清晰的戰術藍圖。

  在場的興欣成員中,有五位Alpha:19歲的包榮興,20歲的喬一帆,21歲的唐柔,23歲的方銳,還有32歲的魏琛;也有四位Beta:表情看起來有點僵硬的安文逸,目前為止不發一語的莫凡,反覆搓著雙手的陳果;還有一位狀態也不太妙的Omega:抱著雙膝坐在角落的羅輯。

  會被他的信息素直接吸引的當然是五位Alpha,葉修相信陳果剛剛指不定連報|警的想法都有了。但是,但是他曉得Alpha性格強勢未必出於天性,更可能是他們的成長環...

關於最近的無差話題,想起上次跟秋子討論無差存在的可能性,討論了一個多小時(。

我們都同意無差文大多數狀態下看不出攻受,但是秋子認為無差文裡只要稍為涉及從屬關係主被動關係的句式,就可能破壞無差這個平衡的狀態,讓讀者產生「這明明是傾向特定一邊吧」的感受。

當時她舉的例子是:

C問A:「你和B是什麼關係?」
【對話一】A說:「B是我的男人」
【對話二】A說:「我是B的男人」

我認為「我的」可以表達某種所有權宣示,所以第一句中說話的A是攻,第二句中說話A是受。

秋子認為「男人」是個陽剛的主體,第一句中,「我」是相對於陽剛主體的陰柔主體,所以B是攻;第二句中,「我」等同「男人」,在句中意謂著陽剛...

【興欣葉】冠軍夜未眠(上)[R]

★ ABO!各種性別都有的興欣隊員×Omega葉修!

★ 自願性質的路人葉提及。

★ 喪心病狂,所有人都壞掉了。

 

 

  應付完大批的記者,興欣一行人回到他們在S市下榻的酒|店,返回H市的班機訂在明天中午,他們有整個晚上的時間慶祝這個得來不易的冠軍。

  陳果有點心神不寧,她滿腦都是剛才葉修差點捧不起獎盃的畫面,不由得往那邊看了一眼──葉修被蘇沐橙和喬一帆一左一右地攙扶著,腳步看上去有點虛|軟,好像失去支撐就會立刻倒下。

  這種感覺已經好久沒有過了,原本只有包|覆著雙手的酸麻彷彿蔓延到全身,雙|腿也不停發抖。被扶到酒店交誼廳的柔軟沙

【黃/喻】秋葵與白斬雞不得不說的故事

時值酷暑,黃少天食慾不振,正看著面前的碟子發怔,就見喻文州捧著個小碗,在他邊上坐下,對他笑道:「少天,你天天嫌食堂炒的秋葵難吃,嘗嘗我們做的秋葵可口不可口。」

黃少天頓時面色如土,但藍雨眾人都盯著他瞧,他可不敢當眾違拗隊長,勉強讓喻文州餵了一口,搖頭怪道:「隊長別哄我,秋葵還跑出這味兒了?要真是秋葵,咱們食堂也不必每週更新菜單,全做秋葵得了。」

藍雨眾人笑道:「真是秋葵,我們再不哄你。」

黃少天詫異道:「真是秋葵?我白吃了半日!隊長再餵我一口試試。」於是喻文州又夾了一筷子餵他。

黃少天把那口秋葵仔細嚼了嚼,道:「這……是有點秋葵味,還不像是秋葵。秋葵那玩意可噁心了,咬開都是黏答答的腥水...

【王喻王】沒有什麼事是喝一口奶不能解決的(3)[PG-13]

(2) 

  

  為避免過敏,許多人使用親膚的保養品或儀器之前,都會先在手背上測試,王杰希說「可以先在手上試試」只是這個簡單的意思,喻文州接過跳/蛋和遙控器時,卻忍不住想到別處去了。

  作為前榮耀職業選手,保養雙手已成他們的日常習慣,即使現在兩人都已經退役,定期做手操、夏天與冬天使用不同的護手霜、挑選洗手乳前一定仔細看完包裝上的成分說明,這些習慣依然很好地保持下來。因此,當王杰希出於關切握住喻文州的手,熟悉的觸感立時喚回記憶,喻文州幾乎產生「我們正在進行賽前致意」的莫名錯覺。

  當年職選群曾經舉辦「榮耀黃段子TOP 10」票選,最後由魏琛那句「手,咱們全身上下最敏/感...

微小的感謝

這幾天漲fo的速度有點嚇到我,本來以為是久違地被收到整理號裡面了,還很好奇是哪個整理號願意收(作為一個互攻愛好者,說實話我並不期待會有這樣一天……)

結果竟然不是!!是尋文牆!

當我看到如此質樸剛健(?)的大綱描述,瞬間產生了一種「媽媽我上雷文吐槽牆了!」的錯覺XDDD|||


本來我有點緊張,就像偷偷做了一道黑暗料理,有一天卻被問到「是怎麼做的呀」那樣的感覺,而我無法解釋為什麼烤肉丸子和酸奶會被我加到一起。但現在我想通了,如果我的故(性)事(癖)最不可複製的地方,確實是烤肉丸子與酸奶這一言難盡的組合——那,因此被記住,也是值得高興的事吧。

寫這篇私貨很多的故事是為了自娛自樂,有人喜...

【我流王杰希】

生賀寫不完,記錄一下那些我給老王搞過的私設………………

還是那句,都是腦洞,請不要當作官設……

  

#一門忠烈

對算命興味盎然的王杰希,自然研究過姓名學。

說起「杰」這個字,上邊是木,下邊是火,是家門興旺的象徵。但注定必須燃燒自我,鞠躬盡瘁。這還能說什麼?說多了都是淚(。)

至於微草為什麼一門三杰……筆者認為蟲爹100%是故意的………

   

#薑是老的辣

方士謙退役之後,張新杰終於有機會在全明星組隊賽跟微草分在同一組。

經過這次令人難忘的合作經驗,張新杰對方士謙的敬佩達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

   

#廟藥惡友組

自從第二賽季總決賽觀眾席上偶然相識,之後是廟藥宿敵相...

【葉王】陰差陽錯與陽奉陰違(五)[R]

第四回)

   

第五回 事已過三且盡溫柔 歲不滿百何辭繾綣

   

  遲來的心意相通讓兩人都顯得急切,王杰希的吻再沒有前一次的小心顧忌,而葉修早想著反客為主,起初還溫柔地回應著,聽見王杰希無意間溢出的喘|聲卻是再忍不了,初春小雨般的吻漸漸加深,抓到竅門後開始激烈索|取,直到王杰希氣都喘不勻,緊蹙的眉心總算讓他看出一點責怪的意思。

  葉修從王杰希唇上離開,待王杰希的表情放|鬆一些,葉修立刻轉攻他的鎖|骨……

 

▼第六回


正篇劇情到這裡差不多了。節奏拖沓是我的鍋。

接著會有彩蛋。就是些不太重要的背景交代吧(?)

關於全職圈抹布攻(モブ攻め)性質創作——使用獨立TAG的提議

搞一個全職圈抹布專屬TAG的構想,其實很久前就有,前一篇倡議文寫於去年12月12日。本意是仿照「全職貴亂」這個TAG,將含有抹布元素(不管自願或者強迫)的文章集中存放。大約今年4月時,我和 @404Error 討論過抹布專屬TAG該用哪個,但暫時沒得出結論,主要是寫抹布的作者分散在不同粉群,要取個簡單、容易辨識的名稱有點難。

既然現在整群寫手都像是拎粽子一樣被掛了,我認真地想過一遍,覺得還是把建立抹布TAG這事提上議程吧(((。

目前我們的構想是這樣:

[1]約定一個共同的抹布用TAG(目前我們是用最簡單粗暴的#全职抹布#,個別小圈如果想辦活動,可以另行約定,作為總TAG...

一時,只見鳳姐兒也披了斗篷走來,笑道:「吃這樣好東西,也不告訴我!」說著,也湊在一處吃起來。黛玉笑道:「那裡找這一群花子去?罷了,罷了!今日蘆雪庭遭劫,生生被雲丫頭作踐了。我為蘆雪庭一大哭!」湘雲冷笑道:「你知道什麼?『是真名士自風流』!你們都是假清高,最可厭的!我們這會子腥的膻的大吃大嚼,回來卻是錦心繡口!」寶釵笑道:「你回來若做的不好了,把那肉掏出來,就把這雪壓的蘆葦子塞上些,以完此劫。」說著,吃畢,洗了一回手。

    

寫上篇時我無意針對特定事件,就是最近首頁各種紛爭刷得太頻繁,情緒稍有波動。

但這條確實有——我覺得雲妹妹的話太精闢了,所以貼出來共賞。

對號入座隨意,...

© 竹外疏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