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外疏花

寫過的都是喜歡的。
想清楚再關注。⁽⁽ଘ( ˙꒳˙ )ଓ⁾⁾







人格的完整遠比關係的完整重要。
愛一個人就會想探索他的所有可♂能♂性。
好奇心與求知欲爆棚,歡迎餵我冷CP安利。

來吧!(✪ω✪) 


至於那個年終總結……讓我再掙扎一會……年底前會填的(。)

2018-12-12

【翔喻/02H】深夜復盤

★ 翔翔生日快樂!

☆ 日常流水帳。

☆ 摳糖失敗。隊友的存在感有點高。

☆ 如果您正在節食,強烈建議不要在深夜觀看。

 

【一】

 

  職業選手之間的對立止於比賽結束的一刻。

  不論比賽過程如何水火不容,雙方互飆多少垃圾話,賽後致意還是得握手。

  孫翔臉部輪廓深邃,頗有幾分桀敖不馴,加上此刻他的心情極度惡劣,嘉世的紅色運動服硬是被他穿出混世魔王的氣場,坐在的第一排的觀眾,都不覺替藍雨選手擔心起來。

  孫翔必須握手的對象,第一個當然是藍雨隊長。而喻文州心思何等細緻,早已覺察孫翔的不平衡,他沒用前輩對後輩常用的勉勵語句,只是在握...

2018-12-02

【個人歸檔】企劃參與紀錄(2018.11.20)

以前是把活動匯總放在所有作品歸檔裡。後來覺得還是單獨整理吧。

除了對一起趕稿的老師們表達謝意,這樣也可以清楚看見我鴿了多少,也算達到自我策勵的作用吧。(你的臉呢!)

 
🍰生日企劃🍻

║2017-12-02║孫翔中心║孫翔生賀24h

║2018-03-31║all韓║韓文清生賀24h

║2018-05-12║劉皓中心║廢文大賞
  第一屆劉皓生日#廢文大賞Part.1  
  第一屆劉皓生日#廢文大賞Part.2  
  第一屆劉皓生日#廢文大賞Part.3  
  第一屆劉皓生日#廢文大賞Part.4  ...

2018-11-20

【我流左宸銳】

以前玩語C時寫過左宸銳磨皮指南,現在重新刪修過,存檔留個紀念。

第一~第四節是老老實實地依據原著推想左宸銳的各方面表現,第五節以後就完全是我的惡趣味腦洞,謹慎觀看。

  

(一)基本定位:

(1)電競之家特約評論員,有評論專欄,因為觀點鮮明,與電競之家一向公正客觀的報導風格不符,所以專欄往往會註明「不代表本報立場」(1166)。辛辣的點評風格使他成為電競之家最受歡迎的專欄評論員。

(2)有時相當隨興,對個別選手的表現通常採用0~10打分,但是對女選手的美貌可以打到10000分。對包榮興的表現,他罕有地出現猶豫,打分10~0分。(1167)

(3)寧可拒絕約稿,也不願意放棄...

2018-10-23

關於最近的無差話題,想起上次跟秋子討論無差存在的可能性,討論了一個多小時(。

我們都同意無差文大多數狀態下看不出攻受,但是秋子認為無差文裡只要稍為涉及從屬關係主被動關係的句式,就可能破壞無差這個平衡的狀態,讓讀者產生「這明明是傾向特定一邊吧」的感受。

當時她舉的例子是:

某個路人這樣詢問A:「你和B是什麼關係?」
【對話一】A說:「B是我的男人」
【對話二】A說:「我是B的男人」

我認為「我的」可以表達某種所有權宣示,所以第一句中說話的A是攻,第二句中說話A是受。

秋子認為「男人」是個陽剛的主體,第一句中,「我」是相對於陽剛主體的陰柔主體,所以B是攻;第二句中,「我」等同「男人」,在句...

2018-09-22

【黃/喻】秋葵與白斬雞不得不說的故事

時值酷暑,黃少天食慾不振,正看著面前的碟子發怔,就見喻文州捧著個小碗,在他邊上坐下,對他笑道:「少天,你天天嫌食堂炒的秋葵難吃,嘗嘗我們做的秋葵可口不可口。」

黃少天頓時面色如土,但藍雨眾人都盯著他瞧,他可不敢當眾違拗隊長,勉強讓喻文州餵了一口,搖頭怪道:「隊長別哄我,秋葵還跑出這味兒了?要真是秋葵,咱們食堂也不必每週更新菜單,全做秋葵得了。」

藍雨眾人笑道:「真是秋葵,我們再不哄你。」

黃少天詫異道:「真是秋葵?我白吃了半日!隊長再餵我一口試試。」於是喻文州又夾了一筷子餵他。

黃少天把那口秋葵仔細嚼了嚼,道:「這……是有點秋葵味,還不像是秋葵。秋葵那玩意可噁心了,咬開都是黏答答的腥水...

2018-08-10

微小的感謝

這幾天漲fo的速度有點嚇到我,本來以為是久違地被收到整理號裡面了,還很好奇是哪個整理號願意收(作為一個互攻愛好者,說實話我並不期待會有這樣一天……)

結果竟然不是!!是尋文牆!

當我看到如此質樸剛健(?)的大綱描述,瞬間產生了一種「媽媽我上雷文吐槽牆了!」的錯覺XDDD|||


本來我有點緊張,就像偷偷做了一道黑暗料理,有一天卻被問到「是怎麼做的呀」那樣的感覺,而我無法解釋為什麼烤肉丸子和酸奶會被我加到一起。但現在我想通了,如果我的故(性)事(癖)最不可複製的地方,確實是烤肉丸子與酸奶這一言難盡的組合——那,因此被記住,也是值得高興的事吧。

寫這篇私貨很多的故事是為了自娛自樂,有人喜...

2018-07-31

【我流王杰希】

生賀寫不完,記錄一下那些年我給老王搞過的私設………………

還是那句,都是有病段子,請不要把任何一句話當作官設。

  

#一門忠烈

熱衷算卦的王杰希,自然研究過姓名學。

到微草訓練營報名之前,王杰希路過一個測字小攤子,在測字先生面前寫了個「杰」字,測字先生搖頭嘆息道:「上邊是木,下邊是火,你的事業前景可期,日後必然家門興旺。但是,你命本屬木,名卻帶火,注定燃燒自我,鞠躬盡瘁,這代價可不小呀!」

還能說什麼?說多了都是淚(。)

(至於微草為什麼一門三杰……筆者認為蟲爹有100%是故意的)

   

#薑是老的辣

第七賽季微草再度奪冠,方士謙瀟灑宣布退役。

於是,第八賽季的全明星...

2018-07-06

關於全職圈抹布攻(モブ攻め)性質創作——使用獨立TAG的提議

搞一個全職圈抹布專屬TAG的構想,其實很久前就有,前一篇倡議文寫於去年12月12日。本意是仿照「全職貴亂」這個TAG,將含有抹布元素(不管自願或者強迫)的文章集中存放。大約今年4月時,我和 @404Error 討論過抹布專屬TAG該用哪個,但暫時沒得出結論,主要是寫抹布的作者分散在不同粉群,要取個簡單、容易辨識的名稱有點難。

既然現在整群寫手都像是拎粽子一樣被掛了,我認真地想過一遍,覺得還是把建立抹布TAG這事提上議程吧(((。

目前我們的構想是這樣:

[1]約定一個共同的抹布用TAG(目前我們是用最簡單粗暴的#全职抹布#,個別小圈如果想辦活動,可以另行約定,作為總TAG...

2018-06-26

一時,只見鳳姐兒也披了斗篷走來,笑道:「吃這樣好東西,也不告訴我!」說著,也湊在一處吃起來。黛玉笑道:「那裡找這一群花子去?罷了,罷了!今日蘆雪庭遭劫,生生被雲丫頭作踐了。我為蘆雪庭一大哭!」湘雲冷笑道:「你知道什麼?『是真名士自風流』!你們都是假清高,最可厭的!我們這會子腥的膻的大吃大嚼,回來卻是錦心繡口!」寶釵笑道:「你回來若做的不好了,把那肉掏出來,就把這雪壓的蘆葦子塞上些,以完此劫。」說著,吃畢,洗了一回手。

    

寫上篇時我無意針對特定事件,就是最近首頁各種紛爭刷得太頻繁,情緒稍有波動。

但這條確實有——我覺得雲妹妹的話太精闢了,所以貼出來共賞。

對號入座隨意,...

2018-06-25

(不完全針對最近的事,只是放任自流紀錄想法。可能是因為最近太喪了。沒必要對號入座。)

最近常常在思考,為什麼面對大多數有關人權的議題,我的立場都是平等重於自由,包含公平貿易,LGBT平權,兒少保護等等,但在虛構創作的場域,我最先考慮的會是百分之百的自由,其他都是次要的?

在自己的舒適圈就很容易往極|右靠攏這一點,我一直有在自我反省,是不是因為,我確實沒有被這個領域裡間歇性出現的無序的自由傷害過,所以我擁護這樣的自由呢?

這樣的反省很難宣之於口,所以我很少說,說完也會忍不住質疑,這是否只是自我滿足或自我表演。不過為了誠實面對這個拉鋸的過程,我還是把它寫下來了。

#

昨天看到侑李老師那篇...

2018-06-22

【葉修中心】What's in a Name?

✮ 本篇有個內容農場版的別名:〈文藝少女蘇沐橙隱瞞十年的驚人秘密!〉

✮ 認真扯淡,凶狠溫柔。

 

 

  這事得從第十一賽季某場常規賽說起。

  興欣對上初出茅廬的新隊神奇。

  就算不提蘇沐橙只要對上前嘉世選手就飆升的仇恨值,只論紙面實力,神奇也不會有任何勝算。

  比賽結束後,郭少把葉修攔了下來,在一番表達崇拜與敬意的熱烈傾訴之後,郭少提出了一個問題:「前輩當年故意將帳號卡嵌入『葉』和『秋』兩個字,是為了掩飾「葉秋」其實是個假名嗎?」

  「……」站在郭少身後的賀銘、王澤、申建三人都汗了。郭少到底還是太年輕,任何一個待過榮耀第一區的老玩家都知道,這個看...

2018-05-29

【戴妍琦中心】守得雲開見月明

超爆可愛的小戴生日快樂!

★ 背景是第九賽季(提前開始的)夏休期。

☆ 流水帳、家長里短、小戴很會撩。

☆ 自由心證的擦邊球方戴。

☆ 雷霆第九賽季的選手陣容,因為原作講的不多,所以我自己捏了幾個原創人物——非常介意這點的請右上角!

  

 

(1)

  不合時宜的手機鈴聲已經響了第三遍,戴妍琦加速沖淨頭髮上剩餘的泡沫,隨手拎了浴巾裹住身體,濕淋淋的頭髮隨手盤起,用鯊魚夾夾住。

  等她匆忙走出浴室,床頭櫃上的手機已經停止震動,三行紅色字體顯示三通未接來電。戴妍琦看到號碼,不禁輕呼一聲「要糟」。

  前兩通是經理打的,第三通是方學才打...

2018-05-25

試著考據王杰希「大眼兒」暱稱的可能語源

標題是騙人的,怎麼可能認真考據呢!!!


常常看到葉王同人裡面葉修喊王杰希「大眼兒」。

原作裡面喊的是「王大眼」,如果省掉姓氏喊得親暱一些,稱「大眼」也是可以的,但作者太太們似乎更喜歡加上「兒」字。

大約是為了想表達京腔特色?

或者「大眼兒」確實比「大眼」更有寵溺感?

總之,對這個愛稱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無法適應。

最近偶然回翻三國文獻,終於恍然大悟,原來我莫名上線的違和感是來自這裡(((。

此段文字見於范曄《後漢書‧劉焉袁術呂布列傳》:

布見操曰:「今日已往,天下定矣。」操曰:「何以言之?」布曰:「明公之所患不過於布,今已服矣。令布將騎,明公將步,天下不足定...

2018-05-24
1 / 4

© 竹外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