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道系寫手,好奇心重,隨時爬牆。
➢➢➢➢➢
☆厚積而薄發,博觀而約取。
☆道隱於小成,言隱於榮華。
兩句座右銘寫在最醒目的地方自勉——再挖新坑就剁手!!!
➢➢➢➢➢
目錄請找#副本掉落清單#
暫時先整理原作向,AU有空另外整理………
➢➢➢➢➢
如果哪天這個號不能發文了,請找:
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JLLDRP/works
➢➢➢➢➢
紙片人可以在你我的腦內同時活著,能在不同的虛構宇宙之間來往穿梭,已經是他們獨有的特權——我從不打算把他們困在我這裡,也請不要誤以為我有這個權力。

【周翔周】練習曲(零)

★ 全篇走向確定為無差。(2018/02/10)

☆ 整個故事比較慢熱,小周出場會晚些。

☆ 私設多,有非常個人的、溢出原作的解讀。

☆ 文筆還很生澀,各種求指教!(๑´ㅂ`๑)

 

 

(零)

 

  孫翔還記得他剛剛來到輪回的那天,那個霧氣還沒完全消散的早晨。

  他清楚記得,那種世界突然大了起來、明亮起來的感覺——眼前這個向他敞開的世界好像連空氣都特別清新,讓他迫不及待想大口大口的呼吸,然後,到處走走,到處看看。

  ☆

  轉會合約簽下不久,孫翔就收到暑期集訓將於8月1日開始的通知,時程排得比較寬鬆,但是規定所有隊員都必須參加。孫翔知道,這個練習完全是為他設計的——輪回簽下他以來,外界懷疑他無法順利融入團隊的聲音不絕如縷,兩屆總冠軍帶給輪回的強烈信心,當然不會因為這些輿論就動搖,但是他們需要用行動說話,用行動擊破謠言。

  孫翔不是S市本地人,也沒有熟識的親友,所以提早兩天來宿舍報到。

  輪回俱樂部的門衛是個直爽的大叔,認出眼前的俊帥小夥就是戰隊剛簽下的選手,囑咐幾句生活注意事項,就將宿舍鑰匙交給了孫翔。

  孫翔在最靠近大門的那面牆上看到一張合影,所有隊員的合影。

  那不是一張印上口號的宣傳海報,只是一張普通的日常合影,隊員們挨個坐在俱樂部門前的階梯上,穿著隊服,沒有抓過髮型,採光也是自然光,江波濤抱著一隻企鵝玩偶,吳啟攬過杜明的肩膀,呂泊遠雙手比Y,卻是擱在吳啟與杜明頭上,給他們一人一對兔子耳朵,方明華模仿時下流行的手指愛心,還有個看著面生的少年,滿臉稚氣未脫的笑容,周澤楷站在所有人中間,對著鏡頭一如往常笑得靦靦,手裡握著一截剛摘下的細小樹枝。

  只屬於少年的清澈目光在那張合影上停留良久,孫翔不想承認他的眼眶有點發熱,心臟也劇烈跳動起來。他說不清楚現在是什麼感覺,但是他有一股想哭的衝動,特別,特別地想。

  於是,就見身高一米七五的門衛大叔,手忙腳亂地想安慰這個一米八五的大男孩——他又是給孫翔遞紙巾,又是到俱樂部櫃臺捎了幾包零食塞給他,心裡不住犯嘀咕:這個看來陽光燦爛的小夥,怎麼莫名其妙就紅了眼睛?

  「想家了?」

  面對這句有溫度的問候,孫翔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

 

(一)

评论(4)
热度(28)
© 竹外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