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翔周】練習曲(1)

(零) 


   

(1)

 

  孫翔行李帶的不多,運動款的後背包就能裝完,他把衣服一件件拎出來,想起忘記帶衣架,人生地不熟也不曉得能去哪買,眼前的訂製衣櫥特別寬敞,索性隨便疊著,想了想,其他日用品和門衛大叔塞的零食,也一股腦兒堆進了衣櫥下層的抽屜。

  因為這身簡單到不像是出遠門的行裝,孫翔出發前還被母親好一番唸叨,說他還像個毛孩,不懂照顧好自己。孫翔向來討厭長輩拿他當小孩看,本來想回頂幾句,可是想到兩個月前的自己、想到過去一年半的自己,他頓時失去了反駁的底氣,安安靜靜站著,讓母親整理他的衣領。

  母親接著說:「你們那個圈啊,花花腸子沒一個真心,你一個人在外邊學聰明點,別給誰甜言蜜語就哄了去。」

  孫翔一聽這話立時臉紅,他十四歲時,就隱約感覺自己可能是喜歡男生的,但一來沒有真的和男生交往過,二來開始打榮耀後就不常回家,從來沒有對雙親坦白過性取向,母親是怎麼知道的?從那些有限的新聞採訪中抽絲剝繭?或者,純然是母子連心的敏銳直覺?

  其實母親說的「你們那個圈」是指電競圈,後半句純然是抱怨嘉世的始亂終棄——不論是對開國元勳葉修,或是對孫翔在內的任何一位選手——六月挑戰賽結束,七月轉會窗開啟,幾乎整整一個月,體育媒體無不針對嘉世倒閉大幅報導,孫翔的母親不熟悉榮耀,那段時間無疑是她最痛苦的日子,心疼孫翔因為挑戰賽敗績受到譴責,憂慮孫翔接下來無處可去,寒心豪門戰隊眼中只有一個利字……直到孫翔打電話回家,說輪回想簽他,條件不錯,他已經決定要去了,七月回家住,八月就會動身前往S市。母親當下無端憤怒起來:「這次不會要你去接替周澤楷吧?不去!一槍穿雲算什麼!再好的卡都別去!」電話那端的孫翔急了,愈心急愈講不清楚,一旁的肖時欽聽得哭笑不得,接過孫翔的手機,溫言安慰她幾句,解釋道,這次和那次不一樣,周澤楷狀態很好,輪回找孫翔是因為他們需要他,不是為了替換誰,不會有事的……孫翔的母親已經不記得肖時欽還分析了哪些輪回的優點,只記得他平實的敘述裡有一股讓她安心的力量,只記得掛掉電話後,有兩行淚水沿著她的指縫流了下來。

  作為一個因為兒子打榮耀才關注榮耀的普通母親,她完全有道理因為陶軒憎恨所有戰隊老闆,因為嘉世憎恨所有一線強隊,她相信兒子沒有任何錯,有錯也是那些陰險的傢伙推他背鍋的——這些遷怒,這些再明顯不過的偏袒,卻是彼時的孫翔怎麼也揣摩不來的,他順著字面意義理解成母親是關心他的感情生活來了,字裡行間的曖|昧指涉讓他耳根發燙,他想到也是十四歲的時候,他就長得比母親高了,母親依然會在他出門上學前替他調整書包背帶,檢查水壺蓋緊了沒,時光倒流的錯覺讓他的心在那一瞬柔軟得不行,他想問母親是從哪裡看出來的,想問她為什麼可以如此平靜地接受,可是問不出口,整顆心像是浸過蜜,又像是浸過酒,甜絲絲醉醺醺,最後只說出一句:「知道了,放心。」

  現在孫翔踢掉球鞋,在新寢室的床上躺成大字,想起這段不費吹灰之力就出櫃成功的經歷,還是心跳如擂鼓——直覺告訴他肯定有什麼出錯了,當初他從越雲訓練營畢業,告訴家裡想當電競選手,父母簡直氣壞了,父親一句「不務正業」,母親一句「異想天開」,一家三口吵了整整一週,最後經理、隊長、教練找上門來,又是保證薪酬,又是承諾核心位置,總算把兩老說動。正值叛逆期的孫翔,早把父母定位成難以溝通的保守家長,哪想到他出去打遊戲打了三年,母親的觀念變得這麼開放。

  孫翔原本打算談了對象再對家裡坦白,現在對象沒談,家裡就知道了,也沒表現出反對,這個狀況讓他有點不知所措,甚至有點莫名的挫敗感——就像遊戲裡遇到特別難纏的BOSS,他從沒想過和BOSS正面單挑,打算先練滿等級、再換身裝備、再拉一隊暴力的隊友,沒等他一步步實現這些計畫,這個奇葩的BOSS突然原地自爆,整個過程他毫髮無傷——簡直令人生氣!

  看著挑高的天花板,孫翔意識到,他其實特別喜歡挑戰的感覺。選擇打榮耀,選擇這個不是大好就是大壞的職業,也是因為,比起唸書、考試、規規矩矩找個工作,打榮耀都要有趣的多。

 

(2)

评论(9)
热度(21)
© 竹外疏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