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道系寫手,好奇心重,隨時爬牆。
➢➢➢➢➢
☆厚積而薄發,博觀而約取。
☆道隱於小成,言隱於榮華。
兩句座右銘寫在最醒目的地方自勉——再挖新坑就剁手!!!
➢➢➢➢➢
目錄請找#副本掉落清單#
暫時先整理原作向,AU有空另外整理………
➢➢➢➢➢
如果哪天這個號不能發文了,請找:
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JLLDRP/works
➢➢➢➢➢
紙片人可以在你我的腦內同時活著,能在不同的虛構宇宙之間來往穿梭,已經是他們獨有的特權——我從不打算把他們困在我這裡,也請不要誤以為我有這個權力。

【周翔周】練習曲(三)

(二)

 

 

(三)


  于念端起碗,小口小口地喝湯,不敢發出聲音,也不敢直視孫翔快要冒煙的雙眼。孫翔的暴躁他早有耳聞,他自認已經足夠小心,這麼快就激怒孫翔實在超出他的意料。現在他連孫翔為何生氣都不清楚,但他完全可以肯定:如果他不快點搞清楚,就要被孫翔討厭了……

  怎麼辦?

  連場上交手都沒有過,于念對孫翔的印象僅止於強悍以及中二——這兩個關鍵詞,還是不久前八期小夥伴給他科普的。除此之外,他對孫翔可以說是一無所知。

  八期生的年度聚餐日訂在7月8日,地點是S市最知名的迴轉壽司店,看著面前愈堆愈高的小碟,已經是第二次買單的于念什麼也不想說——誰都曉得他總決賽壓根兒沒上場,可是冠軍隊請客是個不成文的傳統,這群同期樂得削他一頓,這會吃得正開心。

  總算是喬一帆看不下去,站了起來,一疊鈔票按在桌上:「平時我點五碟就飽了,今天跟大家出來開心,多吃了一些,不好意思讓于念破費,超過五碟我自個兒付!」眾人被喬一帆大義凜然的神色喚起良心,紛紛表示:「那就說好了,每位額度五碟,超過自付啊!」于念的荷包得到拯救,正想向喬一帆道謝,喬一帆只是笑了一下,轉頭和高英杰說話去了。

  吃喝玩鬧的同時,扒扒前輩們的八卦無可避免,孫翔將要轉會輪回,成為飯桌上最火爆的話題。

  趙禹哲禁不住抱怨,他家隊長和孫翔在剛結束的七期聚上差點打起來;戴妍琦特別心疼,她家隊長光是教會孫翔「在場上要服從指揮」就費了好大的勁,看上去整個人瘦了一圈;喬一帆一臉沉痛地表示,孫翔多次在網遊裡攔截他家隊長,阻礙他家隊長練級,第十區最強BOSS君莫笑忍無可忍,拉上義斬的土豪兄弟,把他們團滅了。

  最後,眾人齊齊看向整頓飯都像周澤楷一樣沉默的于念,眼底是無限同情。

  ☆

  于念放下湯碗,仔細觀察孫翔的表情,回想同期繪聲繪影的描述:眼高於頂、不肯服輸、只追逐強者……這是他們對孫翔的全部印象了。

  心頭浮現一個他隱約感覺到、但不願承認的答案——是因為我太弱小,所以孫翔前輩懶得跟我講話?

  于念雙手手指在桌面下緊緊絞在一起。如果是他說錯話,他願意道歉,如果孫翔對他有所誤會,他願意解釋——可是,實力的差距就是差距,競技圈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一切的階級由此而生,于念無法否認孫翔比他強太多的事實,更無法在短時間內追平這段差距。

  任何選手總是優先重視比自己強的對手,何況孫翔特別驕傲,出道兩年還沒上過擂台的自己、在冠軍隊打著醬油的自己,在孫翔眼裡,恐怕是個拖累隊伍的存在吧?更糟的是,他為了給孫翔台階下,故意把話講得很輕鬆,好像自己完全不在意「不被記得」這件事,在孫翔眼裡,這就是毫無鬥志的表現吧?

  孫翔此刻也是不舒坦的。于念畏縮的眼神讓他本能感到不快,他想這小子第一句話就帶著刺兒,發覺他生氣,立刻換上小心翼翼純良無害的表情,有沒有這麼虛偽啊?他剛瞪了于念一眼,只是想表達自己就算是敗軍之將,也絕不是任人揉捏的軟柿子,可是這小子倒委屈上了,誰曉得他心理活動有多豐富,給自己紮了多少紙人?這頓飯孫翔是吃不下了。

  孫翔放下筷子,端起餐盤,快步走向食堂的回收餐具的流理臺,于念一看,心下更慌,立時追了過去:「孫翔前輩!」

  「幹嘛?」孫翔斜他一眼。

  于念一咬牙:沒時間猶豫了,要把孫翔前輩的好感度刷回來,必須表現的自信一點!我也是見過總決賽這樣大場面的人!至少氣勢上不能示弱!

  「我不會輸的!」中二到不行的宣誓衝口而出。

  「你?」孫翔被這話弄得莫名其妙。

  「我……」于念快哭了,孫翔一臉「我聽了個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話」的表情,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氣,還是被孫翔鄙視了嗎?

  「你到底想做什麼?」孫翔把雙手插入口袋,看著面前比自己矮半個頭的少年。

  「我這不是提早兩天來練習了嗎!」自卑的情緒累積到爆發的臨界點,于念抓住孫翔的手腕,直視孫翔的雙眼,大聲喊道:「雖然現在還很弱小,但是我不會放棄的!前輩請接受我的挑戰!」

  「……」

  「……」

  注意到整個食堂的目光都集中在他們身上,于念覺得丟臉死了,但是話都說到這個地步,實在沒有臨陣退縮的道理。

  于念拉著孫翔到了二樓訓練室,隨手拿了兩張帳號卡,將戰鬥法師那張遞給孫翔。

  結果當然不必多說——連打了三盤,三盤都是孫翔獲得壓倒性勝利,孫翔明顯是在宣洩情緒,攻勢又快又猛,連擊一套接著一套,儘管他的攻擊露出不小的破綻,但對付經驗不足的于念,很是足夠了。

  第四盤,于念繼續向孫翔邀戰,但是孫翔已經從座椅上站起。

  激烈的對戰反而讓孫翔冷靜下來。

  教訓于念的目的已經達到,再多打幾盤,結果也不會有任何改變,何況他無法從于念新嫩的操作中得到有益自身的東西。

  況且,以後還得做隊友,沒必要搞到苦大仇深的——

  「再打就是欺負你了。」雖然氣已經消了,但說出這句話時,孫翔心底還是挺爽的。

  「……」

  「你也很努力,我原諒你。」孫翔丟下這句自認大度的話,退出帳號卡,離開了訓練室。

  ☆ 

  剛剛結束高速操作的雙手還在發熱,于念做了一會手操,孫翔離去前緩和下來的表情,讓他鬆了口氣,但是親身體會孫翔的強悍之後,另一種憂慮很快浮上心頭。

  那場八期聚會結束前,于念去了趟洗手間,出來後,看到肖雲站在門邊,雙手抱在胸前:「孫翔到輪回之後,你打算去哪裡?」

  「我?我……從來沒想過離開啊。」于念一驚。關於續約,輪回從來沒有刁難他的意思,不久前他甚至被經理拉去跟周澤楷一起拍MV——某沙灘酒店舉辦夏日狂歡嘉年華,形象廣告強調人人都能參與,需要一個與型男對比的普通少年,他的任務很簡單:手握兩把水槍,在金色沙灘上與周澤楷追逐對射。

  看于念一臉不明白,肖雲不耐煩地哼了一聲:「笨。你打替補至今兩年,最常打個人賽第三位,你們隊上那位萬年替補前輩快退役了*,周澤楷找到接班人之前也有個過渡期,本來你應該有更穩定的位置,但現在,孫翔來了。」

  「孫翔肯定會打擂台,那原本打擂台第一位的呂泊遠,就會被安排到個人賽,如果是常規賽也還行,畢竟有六個位置,呂泊遠也有狀態不穩的時候,但是托你們的福——季後賽賽制改了,單人賽剩下五個席位——你,還會有出場的機會嗎?」

  「……」于念答不上話,他是真的沒有想過。

  「太單純了。」肖雲語氣冷漠,卻藏不住羨慕的意思。

  「為什麼突然問這個?」于念覺察到肖雲臉色的不對勁。

  「這你就別問了。」肖雲彆扭地側過身:「嘉世那個小戰法你看到了吧?葉神挑接班人的眼光沒得說了。」

  「我從來沒想過當周澤楷的接班人。」于念面對這個話題倒是特別平靜:「你替我擔心這個沒有意義的。」

  「你開心就行,好自為之吧。」肖雲丟下這句,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

  于念現在回想起來,總算後知後覺地明白,肖雲對他的提醒,對他處境的關心,直接反映了他自己的焦慮。邱非的動向于念也有關注,根據小道消息,微草對這個沉穩的少年很有興趣,只是如今夏休期已經過半,遲遲沒看到邱非轉會的訊息。

  「沒有退路了嗎……」于念自言自語著,螢幕上三敗零勝的戰績很是刺眼,他本來以為,直到自己的職業生涯結束,他都不會與孫翔直接競爭,他們本來就不是同一檔次的,可是現在,他想躲也躲不了。

  于念做完手操的最後一個步驟,選擇保存與孫翔對戰的錄像。

  以後,必須非常、非常努力才行呢。

  ☆

  孫翔回到自己的房間,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開空調,然後把被汗水浸濕的上衣脫了下來——訓練室當然是有空調的,但是方才兩人的心情都很急切,誰也沒記得打開,何況孫翔大爆手速,這會已經汗流浹背。

  孫翔想沖個澡,他剛走到浴室門前,就聽到浴室裡傳出陣陣水聲。

  孫翔皺眉了:他記得早上搬進來的時候,三樓是沒有一個人的,于念還在訓練室,沒有尾隨他上樓。

  他想起門衛大叔提醒過他,浴室這些天沒水,已經請人來修理,難道裡面是水電大叔?

  「大叔,現在修好了嗎?」孫翔敲了敲門。

  水聲繼續,沒有任何回應。

  「沒有熱水也行的,我現在只想沖個冷水澡。」

  水聲停了下來,卻依然沒有任何回應。

  孫翔已經斷定裡面不是水電大叔了。他沒聽到器械的聲音,只聽到一陣一陣的水聲,水聲並不規則,不像忘記關水造成的,倒像裡面的人也在沖澡。私領域被侵入的感覺讓孫翔不太開心,而且這個人也太奇怪了,既然他不是來修水電的,總該出聲否認一下吧?

  「你到底是誰?不會講話啊?」孫翔的語氣開始不客氣起來。

  對方的沉默讓孫翔腦中快速閃過一個猜測:難道這是間大白天鬧鬼的房間?

  難怪沒人要住!難怪門上要貼一槍穿雲的海報避邪!

  孫翔心裡的崩潰彈幕還沒刷完,浴室的門開了一道縫,孫翔警戒地後退了一步。

  稍長的瀏海濕漉漉地貼著額,濃密的睫毛上綴滿水珠,雙眼在看到孫翔的一瞬睜得特別圓,手指更緊地按著門框,指甲透出青白的顏色。

  真是夠了。

  原來「本人比照片好看」這句話,對某些人而言,並不是一句恭維啊。

 

-

幾點不重要私設:

*聚餐結束後,于念特別感謝喬一帆替他解圍,一帆小天使表示:「前年小別、燁柏、柏清、肖雲、柳非也請了全七期,他們有五個人,分攤起來壓力不大,你只有一個人……」

*萬年替補前輩私設是原作631章打翻開水那位。原作沒有提到名字,所以不詳細展開了(。)

*輪回俱樂部的樓層,二樓訓練室、三樓選手宿舍是從原作有限的描寫中推導出的;其他都是私設,以後可能寫到:一樓食堂與招待處,四樓行政辦公室,五樓行政人員宿舍,六樓健身房。

评论(5)
热度(14)
© 竹外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