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道系寫手,好奇心重,隨時爬牆。
➢➢➢➢➢
☆厚積而薄發,博觀而約取。
☆道隱於小成,言隱於榮華。
兩句座右銘寫在最醒目的地方自勉——再挖新坑就剁手!!!
➢➢➢➢➢
目錄請找#副本掉落清單#
暫時先整理原作向,AU有空另外整理………
➢➢➢➢➢
如果哪天這個號不能發文了,請找:
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JLLDRP/works
➢➢➢➢➢
紙片人可以在你我的腦內同時活著,能在不同的虛構宇宙之間來往穿梭,已經是他們獨有的特權——我從不打算把他們困在我這裡,也請不要誤以為我有這個權力。

【周翔】手

★ 1111快樂!!!!

★ 引用的所有成語名言詩詞都是濫用,請勿較真(。

 

 

  又是隊內練習1v1。

  又輸了。

  又輸給號稱無解的槍王了。

  孫翔不能說沒有沮喪。

  就算現在他的心理調適能力已經比嘉世時期強上不少。

  就算旁觀的隊友都一致肯定:先前很少有機會與周澤楷交手、融入輪回團隊時間也不長的孫翔,剛剛的表現已經足夠優秀。

  孫翔用力洗了一把臉,水珠飛濺到洗手台前的鏡子上,弄得鏡子裡怒髮衝冠的大男孩好像滿臉都是淚似的,孫翔看著莫名不太舒爽,他用力將鏡子上的水珠抹掉。

  孫翔走出洗手間,就看見周澤楷手中拿著兩瓶易開罐裝的運動飲料,好像已經等了一段時間,兩人視線對上,周澤楷向他伸出手,遞給他一瓶。

  

  「手。」周澤楷只說了一個字,有如命令。

  「什麼手?哪隻手?」

  「雙手。」這次周澤楷說了兩個字。

  要他雙手去接?區區一瓶——輪回俱樂部每層樓的自動販賣機都能買到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易開罐運動飲料,只因為是輪回隊長賞的,他就得感恩戴德接下?

  「你……」剛剛以5%血量之差被周澤楷打敗,孫翔已經夠憋屈了,這個面癱竟然還對他擺架子,他以為他是誰!粉絲喊他楷皇他真以為他當上皇帝了嗎!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到底什麼意思!」

  飆垃圾話的功力,講天賦,也講歷練,孫翔兩項都不拔尖,臉紅半天就憋出這句。

  本來,對上周澤楷這不善言辭的主,垃圾話功力生澀如孫翔,也當輕鬆完勝無壓力,可是——孫翔臉皮薄,孫翔驕傲得不得了,孫翔不屑打沒挑戰性的仗,吵贏這個悶葫蘆,他能獲得幾分成就感?跟他吵嘴遠比不上在榮耀上打敗他有意思,但是在榮耀上打敗他是何等困難?

  難於上青天。

  孫翔沒來由地自我厭棄起來。

  周澤楷的沉默使他在吵架時永遠立於不敗之地,任何人吵贏他都是必然的,都是勝之不武,都是霸凌弱勢族群。

  所謂大巧若拙,大辯若訥……說的就是他這種人吧,肯定是。孫翔雖然沒讀完高中,但是初中語文課還是有上過的。

  在口舌上佔便宜沒幾分意思,孫翔決定轉身就走,以表達欲說還休、你既無心我便休的無解情緒。

  「等!」周澤楷追上去。

  孫翔加快腳步沒有回頭。

  

  周澤楷著急,愈心急愈講不好話,他看得出孫翔在生氣,可是孫翔到底在氣什麼?從小到大,有太多小孩與大人對他說過「你到底什麼意思」了,許多挫敗的經驗都告訴他:只要對方說出這句話,表示對方已經失去耐心,他想解釋,對方也不會想聽了。所以周澤楷愈來愈不喜歡講話。

  可是此刻的周澤楷無法逃避。他面對的,不是故意在他課桌上刻「悶」字的小學同學,不是因為他寫作文永遠寫不到三百字罰他抄寫古今名言一百句的語文老師,不是因為他以手勢取代講話而誤以為他是聾啞人士對他說「辛苦了」的路過好心大姐姐,不是無可無不可的生命中的過客。他面對的是戰隊好不容易爭取到的、明明應該好好培養關係的、明明在賽場上與他是最耀眼組合的——

  槍王只能發揮訥於言而敏於行的特長,他快步追上孫翔,將孫翔雙手拉向自己,掰開他的五指,將飲料塞到他手裡。

  「這個涼。」周澤楷深呼吸一口氣,說。

  「涼什麼?」孫翔氣還沒消,他差點就要背出課本裡那句胡適先生的名言了。

  「拿著。」周澤楷接著說,聽來像是命令,但是配著有點歉疚的表情,實在一點威懾力也沒有。

  周澤楷的力氣不小,孫翔雙手被制,他只能狠狠瞪著周澤楷,對上周澤楷很像會說話但該死的到底在說什麼的雙眼,心想無論如何得保住不食嗟來之食的節操——

  「比較舒服。」周澤楷很努力地傳達著。

  「呃?」

  「手,很重要。」周澤楷說完這四個字,終於如釋重負,但很快想到好像缺了什麼,又補上兩個字:「我們。」

  孫翔第一次在沒有江波濤在旁解說的環境下聽懂周澤楷講的話。周澤楷想提醒他雙手對電競選手很重要,要他雙手接過是想讓他剛結束高速操作的雙手稍微降溫,但是原本可以一句講完的話被他斷斷續續分成好幾句話,原本的好意差點被誤解成惡意,原本冰涼的飲料也被兩雙手的熱度捂得漸漸退冰。

  孫翔尷尬到想轉職為忍者遁地逃走。

  ☆ 

  江波濤現在頭很痛。

  隊內1v1練習結束,江波濤看到孫翔一個人往洗手間走,他想提醒孫翔先做手操,但是看到周澤楷買了兩罐飲料,說「我去」,江波濤自覺讓出機會:「那你去吧。」

  隊長親自表達對新進隊員的關心、讓新進隊員感受到團隊對他的重視,再好不過。江波濤原本是這樣想的——但是,傳達過程肯定出了什麼差錯,導致走廊盡頭的雙方沒有達成共識,孫翔一度氣得想轉身就走,周澤楷追上去,不管孫翔的意願,把兩罐飲料塞到他手裡,到此終於看不下去的江波濤決定上前好好「了解」兩人為何爭執,當他走到可以辨聲的距離,就聽到周澤楷最後說的「我們」。

  周澤楷說完之後,鬆開手,靦腆的笑容讓任何人都很難拒絕他的要求,孫翔的臉很紅,他囁嚅了一下,像是下了什麼艱難的決定:「我知道了。」然後他看了看手裡已經不冰的兩罐飲料,像是頗難為情的補上一句:「剛才……對不起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江波濤用力揉了揉太陽穴,覺得頭更痛了。

 

 

Fin.

-

定時在11/11 11:11發佈純然是我的惡趣味(……)

江:「生日在1111就已經夠痛苦了,為什麼還要讓我撞上這種事情。」(扶額)

(對不起江副隊!!誠心的對不起!!我真的很愛很愛輪回全隊!)

(補寫江副隊的生賀啦)

评论(6)
热度(39)
© 竹外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