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波濤中心】潤物無聲

★ 親愛的江生日快樂!!!!

★ 這是11條或許有關或許無關的魔性小段,時間線跳躍。

★ 採用第十賽季為2031年設定。

★ 有宗|教、神|秘|學、封|建|迷|信(?)

 

 

1、

  杜明終於鐵下心給唐柔寫情書,寫了又揉,揉了又寫。他覺得不滿意,他覺得絕望,他覺得唐柔近在眼前又遙不可及。他好幾次夢到輪回決定把他賣給興欣,驚醒時不知道該定位為美夢還是惡夢。

  江波濤在訓練室的垃圾桶發現那些可疑的字紙後,決定找杜明好好談談。

  「可以的話,我替你看看?」

  「啊?」

  「還是有技巧的。」江波濤解釋道:「不管同性還是異性,總要讓對方感覺到你的誠意。」

  杜明以崇拜的眼神看著江波濤,將一疊紅邊十行信紙遞到他眼前。


2、

  方明華聽說這件事之後微笑表示:「怎麼感覺……我作為聯盟少數已婚人士的諮詢權威受到挑戰了呢?」

  「承讓承讓。」

  「開玩笑的。」方明華誠懇地說:「這說明你比我關心他。」說完又補上:「你也很關心我們。」

  「這是當然的,我可是副隊長啊。」


3、

  說出來誰也不相信:除了講話,周澤楷最不擅長的事就是整理房間。

  桌上的各式擺件總是過一段時間就換一處位置,怎麼換的連槍王自己都不記得。筆會滾到床縫裡,手套會擠到拖鞋裡,筆電會摺起來塞在椅墊裡。

  就在周澤楷的檯燈出現在床上、毛毯出現在浴室、牙刷出現在衣櫥、並且弄丟了一枚周邊研發部剛設計出來的企鵝USB的時候,江波濤總算看不下去了。

  陪周澤楷整理房間,花掉一個週日下午。江波濤完成任務離開後,周澤楷在外套口袋中翻到失蹤已久的企鵝USB,圓滾滾的小企鵝彷彿衝著他露出淘氣的笑容。

  也許遊戲中的魔劍士,在現實中也是有魔法的。


4、

  「你的名字……怎麼取的啊這是?」

  這個問題,江波濤每隔一段時間就得碰上一次。爺爺奶奶那一輩的人們,還盛行「五行缺什麼,就在名字裡補回來」的命名法,到他們這一輩,已經鮮少有人遵行。

  江波濤至今記得六期生第一次聚餐,大家輪流自我介紹結束,他九點水的名字沒少淪為大夥打趣的對象,直到于鋒站出來說「不瞞各位,其實我是五行缺金」——所以,儘管不同隊,儘管除了榮耀以外幾乎沒有共同話題,江波濤每每看到于鋒,依然會湧上一股難以言喻的……同命相惜的感覺。

  習慣應付各種關於名字的調侃之後,江波濤倒也從善如流地收下各種與「水」有關的綽號。包含「及時雨」——自從某歷史公眾號把江波濤和宋江的照片P在一起,「山東及時雨宋公明,上海及時雨江波濤」成為一個廣為傳布的梗,宋江×江波濤這對跨時代拉郎CP甚至還上了微博熱搜。此後,每次輪回主場比賽,總不乏高歌水滸主題曲的熱情粉絲。

  輪回公關部為此頭痛不已,江波濤本人倒很快就接受了這個設定,畢竟,世界上難以理解的事情太多了。也許他前前前輩子,真的是水滸好漢也不一定。誰知道呢。 


5、

  有一回江波濤安排團隊賽首發名單,在登記表上逐一寫下出場選手的姓名,孫翔突然「咦」了一聲,江波濤抬起頭正待詢問,就見孫翔把首發名單上周澤楷的「澤」與呂泊遠的「泊」圈了起來。

  「哈哈哈哈原來五行缺水的都聚到我們隊上來了!」

  「……」江波濤扶額。

  孫翔那魔性的腦迴路,你就別跟他較真了——江波濤向肖時欽轉述這個故事時,這個曾經的受害者是如此總結的。


6、

  挑戰賽決賽時孫翔直接退出比賽的那段錄像,被意圖不明的黑粉做成GIF表情包,在各大論壇瘋傳,配上各種諷刺挖苦的字句。孫翔想死的感覺都有。

  就在孫翔忍不住想點開論壇上一個明明看標題就知道是翔黑的帖子時,江波濤及時拔掉了他的網線。

  「專心訓練。」

  孫翔抬起頭,江波濤的眼神因為鏡片一瞬的反光無法看清,他本能地想反駁些什麼,但江波濤拍了下他的肩膀就離開了。

  孫翔默然把網線接了回來,然後把那個帖子關掉了。


7、

  第十賽季首戰開打前一晚,江波濤把興欣擊敗嘉世的錄像重看了一遍,本打算早點就寢,但是腦海中依然反覆回放那場比賽的片段。心思愈深密的人,在這種時刻愈難以入眠。

  江波濤登入QQ,看到王不留行的頭像還亮著,一時心血來潮,敲了他:「王隊,替我算算新賽季的運勢吧?」

  「易經?紫微斗數?塔羅牌?」對面顯然也來了興致。

  「這麼複雜?」江波濤頭一次見這陣仗,有點哭笑不得。

  王杰希會算命,在職業圈不是秘密。大家說信呢,沒敢照他玄乎的預言去做;說不信呢,又老愛沒事兒找他算上一卦。

  江波濤雖然有個專為「補水」而取的名字,但他既不迷信也不獵奇,他只是睡不著,想求個心安罷了。

  「傳統的卜卦,程序自然繁複了。」王杰希顯然看出江波濤並不想太晚睡,所以提出了替代方案:

  「要不要試試我做的籤詩?」

  「好。」

  「開視訊。」王杰希吩咐。

  江波濤依言打開視訊,就見王杰希取出一個畫著太|極圖案的籤筒,搖了搖,竹籤碰撞的聲音甚為清脆,然後隨手抓出幾根,在桌上一字排開。

  「想著你要問的問題,然後選一根籤。」

  江波濤依憑直覺選了一根。王杰希把籤紙在他面展開:

  「達生知有道 潤物細無聲」

  那字跡寫得挺秀雋拔,江波濤恍然如有所悟,把王杰希發來的照片按右鍵存檔,他安心地鑽入棉被裡。

  一夜好眠。

 

8、

  霸圖主辦的全明星週末,開場氣氛難免嚴肅,但看到平時不苟言笑的正副隊長竟然在舞台上當眾擁抱,觀眾立刻沸騰了。

  到中場休息時,大家談論的話題基本已經與榮耀無關。

  許斌與江波濤同是足球迷,世界盃已經於去年結束,歐錦賽正要開始,他們有太多話題可以聊。

  「其實今年在Q市,去年在B市,對我感覺都一樣,都挺生疏的。只有跟你聊足球的時候,好像能找到一點熟悉的感覺。」

  「作為異鄉人,也就只有這種世界性的比賽,不會勾起鄉愁了。」

  「是啊。」許斌輕不可聞地嘆了口氣。

  「抱歉。」察覺許斌 一瞬間的落寞,江波濤連忙解釋:「我不也是在說我自己嗎——我也不是S市的。」

  「不,不用道歉啊。」 


9、

  第十賽季總決賽開場,葉修與輪回隊員逐一握手,輪到江波濤時,葉修的目光被他客氣卻毫不僵硬的笑容吸引了。

  江波濤的表情一向很自信,但也很溫和,就算他保持完美的笑容持續盯著你看,也不會讓你感到絲毫壓力。

  很多人說輪回副隊長缺乏存在感,但是,甘於沒有存在感,比想像中更不容易。

  葉修握手的力道更緊了一些。 


10、

  無可避免地,每個榮耀職業選手心中,都有一個最想超越、最想擊敗的人,這種隱然較勁的情感,不全然是正面的,有時甚至令他們感到痛苦。

  例如唐昊清晰地記得他打倒林敬言的那一刻,滿溢的興奮之外,其實還有一絲悵然若失。例如趙禹哲從未因為楚雲秀是個女選手就對她有一絲一毫的客氣,但是即使如此,擊敗楚雲秀,對他依然是個艱鉅的目標,至今也還沒達到。例如劉小別對黃少天,仰慕、不甘、想要超越,三種情緒並行交織。例如唐柔,最初把擊敗葉修當成目標,在葉修告訴她「先訂個能達到的小目標」之後,她有如火炬的目光立刻轉到孫翔身上。孫翔更不必說,每回與唐柔交手,迎上她猛烈的攻|勢,他都能清晰感受到,那個他最想擊敗的人,站在唐柔的後方。例如高英杰每次重看王杰希的比賽錄像,都無法避免「我真的能像隊長一樣厲害嗎」的自我懷疑。例如李軒和吳羽策對外都謙遜地表示對方更強,到了復盤的時候,卻總會毫不客氣地指出對方的操作失誤。

  儘管心底決不服輸,他們大抵還是理智的,他們盯緊每一場比賽打出的數據,盡可能參酌最客觀的比較基準,正視自己與對方的差距。

  然而,劉皓從來說不準,自己是為什麼嫉妒江波濤。

 

11、

  中|國榮耀代表隊將前往蘇黎世那晚,周澤楷在機場給江波濤打了通電話,他在電話裡只有少少幾個字,江波濤也沒有多說,無非祝福、加油、注意休息之類。

  周澤楷那邊的背景音一片嘻笑起鬨聲,似乎有誰在說「要糟,我們比賽期間誰來給我們即時口譯?」「國際長途挺貴的,回來應該可以向聯盟報銷吧!」「小周你要負起責任啊!」一時聽不出是惋惜還是純粹的調侃。

  掛掉電話後,江波濤看到許斌發給他的窗口抖動。

  「覺得可惜嗎?」這是許斌發的問句。江波濤往椅背上一靠。

  現在他偶爾還是會回憶起十五歲第一次打榮耀時的新鮮刺|激與跌跌撞撞,還是會覺得一切都不太真實。

  「有一點點。」他一字一句回覆許斌:「但想一想,現在各方面的情況,我是挺滿意的,以前從沒想過興趣可以當工作,加上認識你們,跟你們當對手——實在也沒有什麼可以挑剔的了。」

  「我也是。」許斌敲上:「現在換他們是異鄉人了。」

  江波濤給他發送一張「大笑」的表情。

  他從不認為自己天賦特出,但是他走到了現在。

  即使更高的舞台並未為他開啟,他所擁有的,卻不比誰更少。

  且行且珍惜吧。

  
Fin.

[1]王杰希的籤詩是集句。不是他寫的更不是我寫的(。)

「達生知有道」出自劉宰〈挽諸葛先義二首‧其二〉

「潤物細無聲」出自杜甫〈春夜喜雨〉

   

[2]2030年舉辦世界盃,2032年舉辦歐洲盃。

评论
热度(15)
© 竹外疏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