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道系寫手,好奇心重,隨時爬牆。
➢➢➢➢➢
☆厚積而薄發,博觀而約取。
☆道隱於小成,言隱於榮華。
兩句座右銘寫在最醒目的地方自勉——再挖新坑就剁手!!!
➢➢➢➢➢
目錄請找#副本掉落清單#
暫時先整理原作向,AU有空另外整理………
➢➢➢➢➢
如果哪天這個號不能發文了,請找:
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JLLDRP/works
➢➢➢➢➢
紙片人可以在你我的腦內同時活著,能在不同的虛構宇宙之間來往穿梭,已經是他們獨有的特權——我從不打算把他們困在我這裡,也請不要誤以為我有這個權力。

【11H-孫翔中心】字面意思[PG-13]

★ 孫翔生賀24H 活動應援!親愛的小鬥神生日快樂!٩(๑•̀ω•́๑)۶ 

☆ 分級:PG-13,有嘉世倒閉劇情。

☆ 孫翔中心。私心重。有一個內心戲很多的翔翔、遇到可愛後輩話就很多的修修。然而他們真的沒有在談戀愛。

☆ 時間線參考原作1051~1065。

 

 

  孫翔清楚記得那天是六】月】四】日星期三。

  早上九點,陶軒走進訓練室,神色凝重地要求所有選手繳回帳號卡。

  孫翔當時戴著遊戲耳機,他故意假裝沒有聽到,敲打鍵盤的手指卻一瞬間出現了停頓。直到肖時欽悄悄戳了他的肩膀,孫翔才把帳號卡退出來。

  所有選手跟著陶軒走出訓練室,搭電梯,上樓,彷彿將要面對一場審判。平時習慣自動忽略的空調運轉聲,此刻響得單調刺耳,往常開著十二盞日光燈的走廊,現在只開了六盞。

  如果有記者現在闖進來,看到這一張張在不足的光線下泛青泛白的臉孔,當晚電競頭條大概會是「嘉世俱樂部疑似虐待選手」吧。

  嘉世召開了最後一場會議。

  從上午九點進行到下午六點,中午休息一小時,議程包括但不限於:公布合約未到期選手適用的協商解約條件,公會幹部的遣散費如何計算,技術部簽下的保密協議是否繼續生效,拆分可出售與不可出售資產……

  說是會議,但其實沒有太多討論迴旋的餘地,嘉世出售已成定局,每個參與者都像單方面被宣判了死刑。

  嘉世老闆陶軒、經理崔立、專職的法律顧問輪流上台,他們準備充分的報告卻好幾度被瑣碎的提問打斷——所有人都非常焦慮,他們都急切地想知道,嘉世要散了,他們能帶走什麼。

  此刻一觸即發的焦慮,從去年嘉世出局就開始積累。他們在同一艘船上,打從出航就承諾共擔風險,用沉重的鎖鏈把彼此捆在一起,當這艘早已鏽壞的大船意外觸礁,共同沉淪就成為不可迴避的命運。

  會議終於結束,孫翔整個人都渾渾噩噩的。說明、辯駁、爭吵,一切都讓他厭煩,或許這場會議唯一的意義,就是證明「嘉世確實存在過」。

  存在過,但很快就要不存在了,徹底不存在。

 

  ☆

  

  走回宿舍的路上,孫翔想起忘記拿走筆記本與水壺。他折回會議室,發覺陶軒還沒離開,他在講電話,正講到激動之處。

  「一葉之秋?現在不行。」

  「你們儘管出價,我是不會賣的。」

  「你問我什麼意思?當然是字面上的意思。現在、不賣。」

  孫翔聽到關鍵詞,心跳陡然加快。

  他決定不進會議室了,貼在門邊繼續聽。

  「以後?以後也要看你們的誠意。」

  「太好笑了,我是個商人,不是做慈善業的。抬價怎麼了?」

  「我有權拒答。」

  「停止,立刻停止這個話題。這跟我們現在討論的主題無關……」

  對話中斷了一會,陶軒似乎是在喝水,孫翔清楚聽到喉結滾動與吞嚥的聲音,之後陶軒不再說話,只聽到不耐煩的幾次「嗯」。

  孫翔直覺不對。非常不對。

  「你們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前我沒有說,是怕你們不信,現在你逼我,好,我說!我跟他是十幾年的老交情,他敢出,我就敢賣!」

  「別跟我扯破壞市場行情那套!」

  「他知道我底線在哪,他不會隨便出價。」

  「何況是我欠他。」

  說到這裡,陶軒把電話掛斷了。

  孫翔猶豫著要走,陶軒卻已經看到了他,他咳了一聲,示意孫翔可以進來。

  孫翔走進會議室,本來他很尷尬,但陶軒的表現倒不像要譴責他的偷聽,只是一臉不耐煩,指著他落下的的筆記本與水壺,大約是要他快點拿開,快點走——孫翔注意到陶軒臉上不正常的酡紅,眼神卻非常冰冷,桌上有個小玻璃瓶,瓶底殘餘的液體顏色,說明陶軒剛剛喝下的並不是水。

  陶軒喝得不多,但他醉得很徹底。


  ☆

 

  正式跑完解約流程,孫翔搭上從H市返家的高鐵,背包被他隨手扔在左邊的空位上。偌大的商務車廂,有個穿西裝的中年男人開著筆電,戴著耳機,顯然在跟對面視訊會議,他身邊坐著的年輕小夥也不得閒,手速飛快地把BOSS重音強調的字句鍵入電腦,兩人除了偶爾低聲討論,再無其他互動。其他分散坐著的乘客,有的打盹,有的看報紙,有的聽音樂,還有一個戴著玳瑁眼鏡的老太太在織毛線,像要把夏天的暖陽織進冬天穿的毛衣裡。

  孫翔有點後悔買商務車廂的票了。本是為了降低被粉絲認出的機率,但這裡看不到熱烈交談的少年少女,也看不到哭鬧的小孩與哄小孩的父親母親,安靜得太不尋常,讓孫翔沒來由地想要逃離。

  孫翔戴上耳機,打了一會音Game。一個正常的榮耀職業選手,每日接觸螢幕的時間可以長達六到八小時,練習時間之外,他們理應避免繼續盯著螢幕。

  可是對已經整整兩個禮拜沒有維持合理練習時間的孫翔來說,他迫切需要打別的遊戲,就算是操作難度很低的遊戲。

  

  ☆

  

  孫翔很快把手上這款音Game全通關,他長出一口氣,取下耳機。

  現在坐在車廂最前排的老闆與秘書已經結束視訊,僅有的交談也消失了,更多乘客早已睡著,老太太換了另一種顏色的毛線。整個車廂比孫翔剛上車時還要安靜,而距離目的地還有五個多小時,距離晚上的總決賽還有……

  等等,今晚就是總決賽了嗎——孫翔點進兩個禮拜沒開的職業選手群,消息刷新的速度讓他汗了一下。

 


鬼燈螢火:發起群投票:[霸圖V.S.輪回]第九賽季王者之爭!!!

鬼燈螢火:來來來,買定離手。

風城煙雨:難得五五波!真想請王隊算上一卦@王不留行

靈魂語者:求放過王隊……輸掉四強他已經很難過了。

飛刀劍:謝謝藍雨的友情提醒

葉下紅:雖然咱微草沒進決賽

使君子:至少八強做掉了你們

木恩:……

木恩:我就不破壞隊形了。

[匿名]王語嫣:不是針對廟藥,我是說在座的各位……

[匿名]段譽:在座的各位都……

[匿名]慕容復:沒進決賽。

[匿名]喬峰:[微笑著落淚.JPG]

  

  裝,讓你們裝!孫翔打從心底不信這些灌水吐槽刷表情包讓選手群分分鐘99+的傢伙是真的看淡勝負。他一面鄙視,一面一條一條往下看,就見戴妍琦發了張自拍,背景是霸圖主場附近的街道。

  

鸞輅音塵:提前到Q市了!附近有什麼好吃好逛的地方嗎?賣萌打滾求前輩帶路啊!

風城煙雨:姐姐帶你浪!當年到Q市看總決賽,回程班機延誤一天,附近景點算是玩過一圈了。

鸞輅音塵:當年?

風城煙雨:第四賽季,霸圖對嘉世啊。

[風城煙雨撤回了一條消息]

  

  提到「嘉世」,整個群突然靜默。

  這種儀式般的靜默,讓孫翔非常煩躁,他將選手群屏蔽了。然後,戴回耳機,拉出歌單裡最重的幾首搖滾。

  


  

  摘下耳機,孫翔再次點開選手群,進入編輯名片的頁面,看著那四個字發呆。

  一葉之秋

  孫翔知道輪回對他很有興趣,價錢條件已經和嘉世講定,轉會窗開啟就會正式簽約,但是面對輪回想一起買下一葉之秋的意願,嘉世的態度卻表現得曖昧含混,陶軒沒有明確回絕,但也沒有點頭同意。

  嘉世解散會議結束當晚,媒體就有拍到陶軒與輪回老闆在H市某高檔酒店進行神秘的接洽。作為最有歷史也最值錢的帳號,一葉之秋的去向無疑是各界關心的重點,水面下的競價也暗潮洶湧,但是時至今日,嘉世遲遲沒有放手一葉之秋的跡象。

  這張帳號卡能不能重新回到他手上?

  老實說,現在的孫翔一點信心也沒有。

  下一任操作者,會不會認為「鬥神」的名號被他玷汙了?

  孫翔用力抓著自己的頭髮,物理的疼痛稍稍喚回他的理智,他按下迴車鍵,從「秋」開始往回刪除。

  

  ☆

  

  拿到這張傳說級的帳號卡當晚,孫翔就迫不及待將選手群的名片同步改為「一葉之秋」——要不是崔立特別囑咐他「轉會消息還沒公佈,暫時低調」,他真想頂著新名片在群裡刷一百條消息大肆炫耀。什麼把一切當成榮耀——誰理他啊。

  還記得改完名後,孫翔緊盯著那個頭像是紅色楓葉的帳號,盯了很久——到了能把他的QQ號碼背下來的程度——這個葉秋,都滾蛋了,為什麼還不改名!

  後來孫翔忙著跑陶軒安排的宣傳活動,忙著往第十區追殺葉修,忙著鑽研龍抬頭怎麼操作,這事被他徹底忘了。再次看到這帳號冒泡,已經是黃少天在群裡叫著要跟葉修PK,引起圍觀的時候。

  還連他一起圈了,簡直傻逼。

  那時葉修的頭像不知何時已換成一個寫的歪歪扭扭的「笑」字,名片也改成那個第十區人人喊打的ID,嘴欠倒是一點沒變。

  

  ☆

  

  孫翔第一個想到的是改回越雲時期用的「橫刀」,這張卡到底有沒有人接手他實在想不起來,乾脆在群成員中搜索「橫刀」——還真有,但這位選手太過透明,連孫翔這個在越雲待過一年半的主力隊員,都對他的名字毫無印象。不過,橫刀這名字總歸是不能用了。

  第二個想法是不用角色名了,改回本名。可是孫翔很快想到,群裡只有退役選手才會完全「蛻皮」,孫翔目前雖然深受打擊,但是退役絕對不在他的選項之內,所以第二個方案被孫翔更快否決了。

  第三個想法是,改成手上現有的帳號卡名,這個孫翔覺得最可行,輪回目前的隊伍組成壓根兒沒有戰鬥法師,他無從預測自己會拿到哪個帳號,遑論角色名字,整整兩個月的夏休,他需要一個暫時身分。於是孫翔在背包翻了很久,翻出那些他自從進職業圈就再沒登錄過的帳號。

  看到帳號卡背面肆意張揚的簽字筆筆跡,孫翔的臉一瞬間綠了。

  

[戰鬥法師]滅世天皇

[劍客]一劍封神

[刺客]爻弒乂神爻

[拳法家]少林神拳

[狂劍士]血影爻狂刃

 

  都是些什麼鬼……

  孫翔拒絕承認他有過如此中二的時期。

  拒絕承認這些一度霸佔神之領域紅名榜的ID,全是出自他的手筆。

 

  ☆

 

  就在孫翔最胃痛的時刻,一條醒目的窗口抖動打斷了他的思考。

  

君莫笑:在嗎?

  

  孫翔覺得,榮耀女神一定存心和他開玩笑。

  他立刻把狀態切成隱身。

  

君莫笑:在線啊,那哥直接問你

  

  ——可惜慢了一步。

  

君莫笑:你還想要一葉之秋嗎?

   

  孫翔無法確定那個「還」代表的是什麼意思。

  是諷刺嗎?是「你根本沒資格要」的意思嗎?

  葉秋,不,現在他是葉修,這傢伙現在是專程來嘲笑他的吧?

  那瞬間,孫翔可以肯定自己是憤怒的。過去所有從葉修這裡收到的刻薄嘲諷,此刻彷彿變成了滾動字幕,在他眼前反覆播放,一點點粉碎他本就不多的理智。

  孫翔想嗆回去,但是他的手指開始不聽使喚地發冷。

  

一葉之秋:你什麼意思?

   

  鍵入這句話的瞬間孫翔就後悔了。

  讀起來凶狠是凶狠,可是也將他的慌張茫然暴露無遺。

  面對這個人,這個挑戰賽只用心理戰術就讓他繳械的人……孫翔發現自己連回駁的底氣都沒有。

  孫翔正想撤回剛剛的消息,對面的回覆已經敲上:

  

君莫笑:字面上的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孫翔想起偷聽到的電話內容,腦袋像過電一樣,一切細節都連起來了。

  陶軒遲遲不肯出售一葉之秋的理由。

  陶軒看他的眼神特別冰冷的理由。

  這兩個人,該說不愧有十幾年的老交情嗎,連激怒人的方式都如出一轍……

  

一葉之秋:..............

   

  在對面看來,孫翔這排點是很難懂的,無法斷定是不屑、生氣、無語,或者別的什麼情緒。只有孫翔自己知道,他是單純的發洩,如果不連續敲擊鍵盤的固定位置,胸中一口悶氣,可就要把他憋壞了。

  孫翔在忍。他在壓抑一提到這張帳號卡就爆棚的佔有慾,還有負面能量。

  

君莫笑:有這麼難回答?

   

  孫翔牙癢癢的,他在對話框敲了一句「落井下石很開心嗎」,敲完立刻覺得不對:這難道不是變相承認自己現在的失敗?

  不行,絕對不能承認。

  孫翔把這句話刪除了。他接連想了幾句自認很大氣的罵人話:

  「你不要得意忘形了」

  「同理心被狗吃了嗎」

  「這點屁大的仇也記,心胸狹窄的升斗小民」

  (其實正確用法是「斗筲之人」,孫翔記錯了)

  …… 

  果然俗話說的對,當你一隻手指指向別人,三隻手指是指向自己。

  孫翔的對話框一直顯示「正在輸入」,可是最後他一句話都沒有發送出去。

  對面的葉修倒沒有催他。

   

君莫笑:其實不用解釋原因,看你好像有難言之隱的樣子?

君莫笑:回答想或不想就可以了。

   

  難言之隱你妹。

  孫翔覺得那個醜醜的「笑」字背後一定是一張奸詐的笑臉,好整以暇地準備看他笑話。這樣一想他簡直不能忍了。

  

一葉之秋:想。

一葉之秋:特別想,你翔哥作夢都想跟你那破帳號卡私奔。

一葉之秋:滿意了嗎?

   

  孫翔的一字一句都豎著刺,但是其實,這是他面對葉修最誠實的一次了。

  想有什麼用?孫翔敲下這三行字的時候近乎自暴自棄:只要他想,這張帳號卡就會是他的?

  明明他已經快要接受現狀了,打算改掉群名片了,葉修這傢伙,為什麼還要故意提醒他,他曾經擁有過這張帳號卡、他曾經有機會拿著一葉之秋站上頂峰?

  

君莫笑:跟我想的一樣。

   

  看到這句,孫翔想鍵入「你得到想要的答案了,可以滾了嗎」的雙手瞬間僵住。

  「跟我想的一樣」,意思是,葉修也想把一葉之秋拿回去的意思吧?

  沒有比這更合理的答案了。

  這幾天,微草、義斬的經理先後到訪嘉世,微草對邱非的意圖一向很明顯,而邱非原本是內定的一葉之秋繼承人;至於義斬,有個年輕的戰鬥法師文客北,技術潛力雖然不如邱非,跟葉修私交卻是很不錯。

  不論最後是誰得標,在孫翔看來,他都會很不甘,但卻不得不承認,他們拿走一葉之秋也是合理的,至少,他們都比把嘉世帶到一敗塗地的自己更有資格。

  但是陶軒直到現在都沒答應任何一家,聯繫那通電話的內容,理由很明顯了。

  現在跟他對話的人,不就是那個最有資格的人嗎?

  以現在的輿論風向,孫翔甚至覺得,就算是葉粉喊出什麼「助我葉神重回巔峰」的口號,發起萬人募捐,都是有可能發生的。

  被自己的腦洞狠狠雷了一下的孫翔,猛然醒悟他剛剛到底發去了什麼——

  好蠢啊……

  孫翔用力戳著他那段想跟帳號卡私奔的文字泡,當然,已經發出的文字泡是無法戳破的。

  

君莫笑:很好。

君莫笑:有志氣。

   

  等等?

  葉修這是在誇他?不對,那傢伙的尿性怎麼可能!這是反諷!反諷!

  孫翔等著葉修發來「呵呵,你就好好暢想吧,反正不可能是你的」,並且已經想好怎麼回擊了,但是對方遲遲沒有再發新的消息過來。

  三分鐘過去了。

  

一葉之秋:葉哥,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啊。

   

  你到底有沒有看出來!我在罵你!因為你想花式羞辱我,所以我要罵你!

  

一葉之秋:......................

   

  世界上最讓人鬱悶的事莫過於,好不容易想出一句精采絕倫的罵人話,對方卻完全看不出你在罵他。

  

  ☆

  

  對面長時間的沉默,終究讓孫翔愈想愈不對,愈想愈心虛。

  ——葉修這是生氣了?

  ——因為自己說那張陪他十年的帳號卡是破帳號卡?

  ——這不要臉的傢伙什麼時候這麼玻璃心了?

  可是只要想到一年多前葉修把帳號卡遞給他那刻,孫翔突然笑不出來了。

  他確實在接過帳號卡的一刻感受到葉修手指明顯的顫抖。

  而解散會議那天,陶軒要求所有選手繳回帳號卡的時候,孫翔清楚記得,自己的手也在顫抖,抖得厲害,出去的技能直接就打歪了。

  終於能夠同理葉修當下痛苦的一刻,那些大大小小的後悔情感終究聚集在一起,凝成深淵,匯成深潭,孫翔雙腳陷落,無處可逃。

  孫翔突然不想逃了,他覺得很累。

  

一葉之秋:對不起。

一葉之秋:我沒有不尊敬帳號卡的意思!真的沒有!

一葉之秋:以前我是真的不知道。

  

  敲出「對不起」之後,孫翔久違的鬆一口氣,果然痛痛快快說出來比藏著掖著舒服得多。

  不過那句「我是真的不知道」,孫翔再看幾次,還是感到心虛。

  他真的不知道葉修經歷了什麼嗎?

  葉修全無異議地接受解約條件的時候,他已經感覺崔立得逞般的眼神並不尋常;儘管對複雜的人際關係不敏感,嘉世其他隊員偶爾提及葉修時,那種若有若無的忌憚與拒斥,孫翔也印象深刻。

  可是,就算知道葉修的退役並不是正常的新老交替、就算察覺嘉世內部存在難以調和的尖銳矛盾,孫翔仍對自己的實力抱持自信,他自認完全有資格取代一個過氣的高齡選手。自己的上位,可能間接使對方的處境變得困頓、拮据,但,孫翔並不覺得自己有義務同情葉修;葉修當時表現出的高傲,也確實昭示著他不需要同情。

  退一萬步說:如果嘉世能在自己的領導下起死回生,那麼,不管踩著誰上位、不管對方因此陷入多糟的處境,孫翔都不會有任何愧疚。畢竟他那時的價值觀,就是實力決定一切,強者有權支配所有。

  可是現在,孫翔被一個他從未質疑過的價值系統,徹底否定了。

  他不夠強。

  他沒有資格。

  他沒有實現諾言。

  孫翔想到這裡眼眶就紅了,他把「我是真的不知道」撤回,重新寫一次:

  

一葉之秋:我不會再犯錯了。

一葉之秋:我保證。

   

  敲完這兩行字,孫翔感覺自己又犯傻了。

  葉修早就離開嘉世,自己也將要離開,嘉世的興亡的確是葉修親手交付給他的任務,可是現在任務的紐帶已經斷裂,無法復原,他的保證意義在哪裡?比那句無比中二的「我會讓鬥神的名聲再次響徹整個榮耀」還要沒有意義吧?

  就在孫翔想解釋的時候,對面偏偏開始打字了。

  

君莫笑:?????

  

  葉修發過來一串問號。

  看孫翔沒有解釋,葉修的兩條消息接著來了:

  

君莫笑:剛去煮泡麵,弧了。發生什麼了你這是?

君莫笑:等會,我開個麥。

   

  對面發來語音請求,孫翔遲疑了一會,心一橫,想說要道歉就徹底點吧,還是接通了。

  「怎麼了?」葉修低啞的菸嗓透過高鐵上不太穩定的WIFI傳到耳機裡。

  「我……」孫翔不是第一次聽到葉修的聲音,但是他不太習慣這樣的語氣:「就是覺得很抱歉……」

  「打字就這點麻煩。」葉修卻是打斷他:「我說字面意思,就只是字面意思,不要多想。」

  

  ☆

  

  孫翔想得太多,也想得太少。

  這一年半來,他們百分之九十九的互動都在遊戲裡,葉修的起手式就是各種一語雙關的嘲諷,這對孫翔屢試不爽——從網遊圍殺,到挑戰賽決賽,孫翔算不清他到底中招幾次,把葉修對他說的每一句話理解為嘲諷,已經成為他下意識的思維習慣。

  孫翔從沒想過,這個人說的話可以只是字面意思,可以如此直接與簡單。

  至於葉修到底有沒有接受他的道歉,也許那串問號就是他的回答:他完全不曉得孫翔為何道歉,也不覺得孫翔有必要道歉。

  孫翔聽著對面葉修吸麵條的聲音,緊繃的情緒終於,一點一點,鬆弛下來。


  ☆


  「你會把一葉之秋拿回去吧?」孫翔忍不住問了。

  「我有說過?」葉修好像差點被湯嗆到:「你打哪聽來的?」

  「沒說過……」孫翔啞然,這個設想確實是他偷聽到陶軒的電話之後自己腦補的,自覺沒什麼漏洞。

  「理論上我拿不回來,帳號簽約了。」

  葉修陳述的這個事實,其實孫翔也知道,但是,也許因為,那是一葉之秋,七年沒有易主的傳奇帳號——

  孫翔這時才察覺,他剛剛一瞬間的心情,竟然跟一個不希望一葉之秋換操作者的普通粉絲,非常相似。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孫翔狠狠鄙視了一下自己。

  「但是實際上,是有些操作方法。」葉修重音強調了操作兩字。

  「什麼操作?」

  「小樓你知道吧,義斬隊長,他說我想買回的話,可以儘管開口……」

  「臥槽……!」孫翔倒抽一口氣。果真是特別騷的操作,這霸道總裁劇情,比他腦補的粉絲集資勁爆多了——

  「我回絕了。」葉修特別嚴肅地:「他已經幫我很多,沒必要欠的人情,就不要欠。」

  「……」孫翔立刻判定葉修在耍他。

  「另一個呢,去年老陶就找我談過,我若想買回一葉之秋,只要我開價,他就肯賣。我說,那我拿回沐雨橙風好了。現在我的決定和當時一樣,沒有因為比賽結果而改變。」

  「為什麼?」葉修的描述與孫翔偷聽到的電話內容吻合,蘇沐橙決定去興欣也是孫翔早就知道的,但是這段話附帶的訊息量還是太大,他有點當機。

  「因為沐雨橙風對我比較有意義。」葉修淡淡地說:「故事很長,你確定要聽?」

  「我……」孫翔覺得他好像碰觸到什麼不得了的內幕——對葉修過去的好奇其實從接過帳號卡的那刻就已經萌芽,但是一想到目前為止他們針鋒相對的關係——到嘴邊的問句,被孫翔吞了回去。

  「算了,講完太累了。」葉修說。孫翔聽到打火機的喀擦聲。

  孫翔一方面鬆了一口氣,一方面,好奇的情緒更是壓抑不住,那邊葉修像是洞悉他這種心情一般,繞過沐雨橙風的話題,說回一葉之秋:

  「他不是臨時做出這個決定的。我們認識十幾年了,他做人還是有底線的。他承諾可以把一葉之秋還給我,是因為他心裡過不去。」

  「……」這傢伙和他前老闆肯定對過台詞吧?肯定有吧?

  「但是,」葉修的聲音好像難得有一絲惆悵:「我現在已經不需要了。」

  葉修是想表達「你夢寐以求的一葉之秋,我根本不放在眼裡」嗎?

  那葉修把這張帳號卡遞給他時,手指不尋常的顫抖又是因為什麼?

  那時候,孫翔只恨葉修不快點放手;現在葉修說他完全放手了,孫翔卻一點也不想接受這個事實。

  「你已經做好決定了,跟我講這些到底什麼意思?」孫翔快被撩炸了,一句話說的咬牙切齒。

  「這不是你想知道我才說的嗎?」

  「……」孫翔想出口的髒話被堵回去了。

  「我只是想確認,這個決定是不是值得——看來值得。」葉修最後的四個字咬字很清晰,溫和堅定,不容誤解。

  「有企圖心,是好事。」葉修說完,緩緩吐出一口菸。

  葉修這是在……誇他?

  孫翔嚴重懷疑自己聽錯了。

  而且,如果他沒理解錯——

  「我都說這是一年前的決定了。」葉修似乎把孫翔的沉默理解為賭氣,他不疾不徐地解釋起來:「我沒損失什麼,你也得到了機會,不是挺好的?」

  「……」孫翔再次被堵得說不出話,葉修的意思看來不是他腦補的「我這是在同情你,還不快感謝我」,完全不是。他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如果是輪回——猜的,沒猜錯吧?他們缺攻堅手——你放心,他們說什麼也會把一葉之秋簽下。輪回沒有戰鬥法師選手,養一個能打職業的帳號,還要重新擬一套宣傳的方案,把選手和角色形象連結起來,太麻煩了,不如買一個現成的。別的地方不說,嘉世對你的形象包裝做得挺好,加上你還年輕,有成長空間,這筆交易,連我都覺得太划算了。」

  「……」還真的被他猜對了。

  「老陶現在不賣,倒也不是真的不想賣。一方面,他還是期待我能把一葉拿回去;另一方面,就算我的決定和一年前一樣,其他人也不會曉得,他可以拿我當作講價的籌碼。他是個商人,這種危急存亡的時候,有點算計,很正常的。」

  「……」好可怕……到底是陶軒的心計比較可怕,還是識破他的心計卻暗中配合他的葉修比較可怕?

  「再說,我拿回去也沒用,一葉之秋是初代帳號,那時候只有系統臉,最土的,沒什麼特色,不像寒煙柔,顏值高,小唐操作起來熟悉,做成周邊肯定大賣。老關你也認識吧,他現在到興欣來啦,如果他的評估是把一葉的銀裝都拆掉,拿去升級千機傘,我也不會太意外——但是,我當然堅決反對這種奢侈浪費的行為。」

  葉修講的很輕鬆,好像不是在談自己養了十年的帳號。

  話說回來,這個侃侃而談如何將角色與選手綁定宣傳、如何利用一個最終沒兌現的承諾哄抬價格、選顏值高的角色是因為適合出周邊……等等話題的葉修,已經超出了孫翔的認知範圍,不,應該也超出了所有榮耀粉的認知範圍……

  這一年來葉修到底經歷了什麼……你這是嚴重OOC你知道嗎!

  孫翔的震驚還未恢復,葉修已經話鋒一轉:

  「沒意外的話,輪回很快就會聯絡你了。這次簽約放亮眼睛,別再被宰了。」

  「輪回……也有問題?」這下孫翔緊張了。

  「開玩笑的。」葉修再吐一口菸:「我跟他們接觸過,至少在錢這方面,他們出手很大方,放心好了。」

  「……」敢情他剛剛那句「別再被宰了」是垃圾話來著。孫翔都要無語了。

  「對了,別說是我透露的啊,內線消息。」

  葉修說完這句,就掛斷了語音,孫翔看著螢幕發了好一會呆,他想敲上什麼字,但是一看對方頭像已經灰了。

  孫翔的一句「謝謝」停留對話框裡,最後還是沒有發送出去。但關掉小窗之後,他暗暗握緊了拳。

  

  ☆

 

  孫翔把那些象徵著中二歲月的帳號卡一張張收起來——以後應該真的不會用這些帳號了,夏休期就賣掉或者送人吧。

  再次打開歌單,孫翔點了一首旋律輕快的搖滾。

  距離到站還有三小時,距離總決賽開打還有兩小時。

  孫翔決定也去給選手群注水了。

  

Fin.

-

謝謝把這篇私貨很多的文看完的你。

幾點提到但沒有展開的不重要註釋:

*孫翔是十八歲生日那天從葉修手上拿到帳號卡的,隔天12/3榮耀開服。最早我覺得這巧合是一口糖,寫完才發現是一把刀……

*回顧原作章節時整理了嘉世倒台時間線。但因為賽程有BUG,季後賽無法在7/1前打完。葉修陪蘇沐橙一起回嘉世收拾行李的日期不明,按原文寫作順序,我推測是在季後賽剛開始的時候(但也不排除是線性敘事給讀者造成的錯覺)。途中葉修有遇到陶軒、邱非、微草經理(?)、關榕飛、肖時欽等,沒提到孫翔。我推測原文時間軸裡,孫翔此時已經離開,不會到季後賽快打完才走(但也不排除因為解約手續還沒跑完而滯留,這就是本篇私設的時間了)。

*以前針對嘉世選手合約問題寫過筆記,推測孫翔的合約在挑戰結束後都還沒到期,所以解約程序比較麻煩。我真想寫一篇〈理性討論:嘉世是不是惡|性|倒|閉?〉的論壇體啊(。

*應該有同學已經猜出來了,「搭上電梯接受審判」這個畫面是致敬《彈丸論破》。

*私設「越雲戰隊」命名靈感是地處古越國。不過,具體在哪個位置我就沒有細想,江蘇、浙江都說得通。如果是從江蘇無錫坐高鐵到杭州市,車程得5小時以上,就當作孫翔的筆電電量很夠吧(。

*看蟲爹《近戰法師》的時候,覺得「御天神鳴」這個ID簡直超級酷炫!所以孫翔那系列帳號卡都是這畫風!(不要打我 (* ´Д` )つ))´∀`)

评论(11)
热度(36)
© 竹外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