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H 葉韓】不可兒戲[PG-13]

★ 題目發想自王爾德《不可兒戲》。但是劇情沒有任何關係。
 
★ 寫在前面的注意事項:

(1)採用第三賽季為2018年設定!也就是2024時間軸!(時間軸的具體說明,請參見目錄。)

(2)老葉無法公開露面的時期,賽後與對手握手致意的儀式都在後台進行。

(3)全知視角一概稱呼為「葉修」。人物視角則稱呼為「葉秋」,老韓視角稱呼為「葉秋」或「那傢伙」。

(4)傘哥友情客串!!!

 

 

  韓文清回到霸圖在H市訂的酒店,剛結束的慶生會上,他被熱情的隊員輪番敬酒,現在步子有點沉,可是眼神依然銳利,立在門前的熟悉身影,他一眼就認出來了。

  「生日快樂,老韓。」那傢伙的笑容很是燦爛,修長雙手將一個心型紙盒遞到韓文清面前,大紅色的,第一眼就讓他聯想到囍餅的包裝盒。

  這傢伙,玩什麼套路? 


  2018年3月31日,星期六。

  榮耀職業聯賽進入第三賽季後,營利模式已經漸漸步向成熟。

  今年元旦之後,聯盟第一次試辦全明星週末,由嘉世主辦,吸引了堪比總決賽的人潮。

  不過,即使此刻的聯盟群星閃耀,電競之家的評論也預測榮耀競技即將進入一個全新的時代,卻不代表經典口味就已經退去流行。

  常規賽後半,往往是競爭白熱化的階段,每一場比賽都可能使排名發生關鍵性的變動。雖然一線強隊的積分基本已經站穩季後賽的席位,他們的心氣卻不容許他們有任何鬆懈。

  在緊張熱血的氣氛中,霸圖與嘉世,從網遊糾纏至今的老對手,終於迎來本賽季的第二次交鋒。

  H市,嘉世體育館。剛剛開放觀眾入場不到半小時,現場就爆滿了。

  宿敵、剋星、命中注定的對手、相愛相殺——媒體用盡了所有他們能想到的煽|情詞彙。

  事實證明,最老派的競技元素,依然最容易挑起觀眾的興|奮之情。

  何況今天還是霸圖隊長韓文清21歲生日,雖然導播只有在開場時一筆帶過,但現場的狂熱粉絲早有準備,從舞台往觀眾席看去,高舉的祝賀海報連成一片海洋,揮舞的螢光棒排成閃動的「韓隊生日快樂」字樣,現場氣氛完全不需要刻意炒熱,就已經HIGH到最高點。

  最終霸圖不負眾望,雖然沒有選圖優勢,依然以頑強的姿態擊敗了嘉世。
  不過,6:4的比分,顯示霸圖贏得並不輕鬆。團隊賽最後,血量將盡的一葉之秋沒有放棄,依然積極尋求刺殺大漠孤煙的可能,大漠孤煙沒有給他機會。

  最後剩下0.7%血量的大漠孤煙,站在地圖中央,對著觀眾揮拳。現場一片掌聲。

  賽後例行的握手致意,神秘的嘉世隊長依舊沒有現身,霸圖的粉絲對此固然司空見慣,但是多少覺得可惜。

  葉秋是什麼人?霸圖的死敵!打從那場令人津津樂道宿命的對決開始,鬥神與拳皇有無數次交手,互有勝負,但到底是狡猾的鬥神贏得更多一些。現在鬥神終於輸了,當然要好好嘲笑一下他啊!

  正主沒現身的狀況下,霸圖粉想送他噓聲也無處施力,嘉世的副隊長吳雪峰還是個溫柔敦厚的主,遠遠不及隊長吸引仇恨。

☆ 

  比賽後台。

  霸圖隊員一一到後台,與從不露面的葉修握手。這是重視禮節的榮耀職業圈從第一賽季延續至今的不成文規則。

  「很不容易啊。」葉修。

  「你也是。」韓文清。

  「下次不會大意了。」葉修橫眉。

  「走著瞧。」韓文清冷對。

  兩隊隊員的關係並不是外界認為的那般針鋒相對,他們一人調侃葉修一句,葉修也不卑不亢地回應了,氣氛很是放鬆,要不是葉修雙手的溫度也很高,簡直讓人難以想像他們剛經歷了一場激烈的比賽。

  葉修和最後一位霸圖隊員握完手,一眼看到吳雪峰已經出現,他「哟」了聲算是打了招呼。

  霸圖副隊長李藝博看到吳雪峰準備把葉修捎走,連忙過去喊住他們:

  「隊上打算給我們隊長慶生,20人包間還空得很,你們隊裡想來的也一起吧!」

  「這麼熱鬧。你們訂哪裡的包間?」

  「這裡沿著XX路走,第一個路口左轉,直走到轉角那間KTV,店名洋里洋氣的,叫什麼……」

  吳雪峰正待回答,葉修在一旁插話了:

  「KISS ME?我們老闆有那兒的年費會員。你們先過去吧,我回去跟他借卡。」

  「……」吳雪峰並不是第一次聽到葉修發音標準的英語,他驚訝的是,葉修說出這引人遐想的店名時,眼底確實閃過一絲欲說還休的溫柔繾|綣,並且,他眼角餘光偷偷瞄著的對象……

  這——怎麼可能?

  吳雪峰拚命說服自己這是錯覺,將所有聯想驅出腦海。

  但是慶生會開始過了一小時,神秘的鬥神都沒有出現,眾人紛紛開始揣測,是陶軒不同意借卡呢,還是葉秋這傢伙根本沒打算來,所以托詞遁走。吳雪峰怎麼想都覺不太放心,跑到櫃檯一問,櫃檯表示他描述的那個人已經來過了,預付了整個包間與所有餐點飲料的費用。

  韓文清直到慶生會結束都沒有看到葉修。霸圖隊員紛紛挖苦他言而無信,不過他們心底也清楚,若不是韓文清今年生日剛好是客場比賽日,兩隊隊員一起慶生的場合根本不可能出現。往年葉修生日他們也是發微博祝賀而已,現在主要也是霸圖隊員替韓文清慶生,要求他一定得到場,未免見外,所以也只是口頭上損一損他,並沒有真的放在心上。後來聽到葉修預付了所有款項——他們更篤定葉修是臨時遇到狀況所以不能來,所以以此補償,只是,這傢伙竟然全額買單,未免客氣到有些疏離,慷慨得有些霸道了。

  韓文清聽完吳雪峰的描述,立時皺了皺眉,問了金額,打開手機給葉修發去一個等額的紅包。

  ——要不是李藝博在一旁看著,已經三杯下肚的韓文清差點多打一個零。

  然後就是眼前這景況了。

  韓文清神色複雜地接過這個心型紙盒。

  「現在拆吧?」

  「我以為你沒準備禮物所以乾脆不來了。」

  「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我有這麼小氣?」

  哪裡是沒準備,是沒好意思當眾拿出來。

  韓文清打開紙盒,裡面裝的是一件武器模型,塗裝非常精緻,所有可能劃傷手的銳利邊緣都被仔細磨光,大小剛好可以捧在掌心。

  從武器的顏色與造型,韓文清立刻認出來,那是一件名為「熔岩怒火」的橙字拳套。

  「當時沒還給你,後來被我那兄弟扔進裝備編輯器融掉了。」

  「你還記得。」

  「當然記得。」葉修露|齒而笑。

  韓文清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那一天。一葉之秋與大漠孤煙兩個角色在野外相遇,簡單打過招呼後,開始以最猛烈的攻擊進行對話。

  那場比賽最終,一葉之秋以微小的血量優勢贏了,一著之差,勢均力敵,韓文清並不甘心,卻很服氣,這個勝率同樣是100%的高手,確實沒有讓他失望。

  全身血液沸騰的感覺,試過一次就會上癮。

  不過,這傢伙直接在世界頻道喊「你爆出來的拳套還要不要了」,可把韓文清周圍幾個死黨氣得不輕,一致認為一葉之秋此舉是故意羞辱他的對手。

  「這種風度還高手呢?」

  「沒下限!太沒下限了!!!」

  「真當霸圖沒人?就不怕咱們組團殺他一次!」

  韓文清對這些聲音不置可否,他直覺認為一葉之秋不是如此器量狹小的人,這莫名的信任從何而來,他當下並不曉得。

  韓文清在世界頻道敲上「不要」之後,在線玩家立刻炸開鍋了。

  一葉之秋,真是太嘲諷了!

  大漠孤煙,夠硬氣!

  兩人在榮耀玩家心目中的人設從此定調。

  其實韓文清的答覆並不是外界解讀的決不折腰,或者故作姿態,是真的不需要。他回到主城復活,立刻用競技積分換了個次級一些、但數值也絕對不差的紫字拳套。他的競技積分實在太多了,多到他可以無視所有普通玩家會有的煩惱。

  神之領域野外PK有很大機率會掉裝備,這是大家都知道的。韓文清自然也是有這樣的心理準備。武器丟了,是他預期的最壞狀況,但真的發生了,也沒有想像中糟糕。

  與酣暢淋漓的戰鬥帶來的滿足感相比,所有的損失都不算什麼。

  也因此,韓文清沒能目睹圍觀群眾對熔岩怒火的覬覦與爭奪,事後也沒去打聽。

  直到兩週後,韓文清看到一位名為「秋木蘇蘇蘇蘇蘇( ´-ω ・)▄︻┻┳══━」的UP主,上傳一段路人視角錄的對決錄像。

  大漠孤煙倒下之後,周圍的玩家看到爆出的拳套,各種攻擊就朝著殘血的一葉之秋招呼上了,只見錄像的神槍手秋木蘇視角頻轉,對周圍不懷好意的攻擊一通連射,一葉之秋順利閃掉所有玩家的攻擊,把地上的拳套撿走。而後一葉之秋跳回氣沖雲水替他開的念氣罩裡,在世界頻敲下那句「大漠孤煙你爆出來的拳套還要不要了」,得到回覆「不要」,他立刻轉問氣沖雲水,氣沖雲水也婉拒了。最後拳套落到錄影的秋木蘇手中。影片到此結束。

  要說這段插曲,當然比不上戰鬥本身讓人熱血上湧,卻讓韓文清就此篤定,葉秋這傢伙固然看上去不太正經,人品還是值得信任的。

  「我找了很久,聯盟從來沒有出過這種早期武器的周邊,最後總算找到一間模型工作室,我告訴他們構想,讓他們用3D打印機做了一個,單子很趕,要不是我跑一趟過去拿,也沒法今天送到你手上。」

  「那這盒子是怎麼回事?」韓文清看著和武器風格完全不搭的心型的紙盒,上頭還繫著粉色緞帶……

  「工作室聽說我要送給喜歡的人,所以擅自……」

  「你——」韓文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咳。」葉修乾咳一聲:「本來想再鋪墊久一點,但實在忍不住了。」

  空氣凝結的很快。葉修直視韓文清的雙眼,深吸一口氣,抱持速戰速決的心態一口氣說了:

  「老韓。」

  「哥喜歡你很久了。」

  「今天……其實也是想告訴你這句話。」

  「咱們處對象吧?」

  韓文清的第一個想法是:葉秋這傢伙,絕壁是喝多了。

  第二個想法是:這傢伙的垃圾話,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肉|麻?

 

  點我看鬥神與拳皇線下真人PK!(沒這回事)

   

-

對不起我最後還是關燈了……實在是肝和腎都需要休息……

@阿色 這是之前跟你聊到的那個邊打邊擼打到金|槍|挺|立的故事(×)

评论(7)
热度(53)
© 竹外疏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