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妍琦中心】守得雲開見月明

超爆可愛的小戴生日快樂!

★ 背景是第九賽季(提前開始的)夏休期。

☆ 流水帳、家長里短、小戴很會撩。

☆ 自由心證的擦邊球方戴。

☆ 雷霆第九賽季的選手陣容,因為原作講的不多,所以我自己捏了幾個原創人物——非常介意這點的請右上角!

  

 

(1)

  不合時宜的手機鈴聲已經響了第三遍,戴妍琦加速沖淨頭髮上剩餘的泡沫,隨手拎了浴巾裹住身體,濕淋淋的頭髮隨手盤起,用鯊魚夾夾住。

  等她匆忙走出浴室,床頭櫃上的手機已經停止震動,三行紅色字體顯示三通未接來電。戴妍琦看到號碼,不禁輕呼一聲「要糟」。

  前兩通是經理打的,第三通是方學才打的。

  本賽季的雷霆,常規賽積分排名第十名,與季後赛資格擦肩而過。往年的他們,儘管是季後賽一輪遊的命運,總還想著全力以赴拚個奇蹟逆轉,今年連個懸念都沒了。

  今天是週日,沒有安排訓練,經理一早連打兩通電話,副隊也接著打來,到底是什麼緊急的事情?就算是隊上臨時有事,也該找隊長劉皓,不是找她啊。戴妍琦想到這層,立刻回撥電話。電話很快被方學才接起來。

  「小戴,夏休有什麼安排嗎?」方學才聲音聽來很疲憊。

  「還沒有。」戴妍琦已經敏銳聽出方學才語氣裡的異樣,根據往年經驗,她猜了一個最可能的答案:「經理又要我們跑什麼外地宣傳?」

  

(2)

  「劉皓下個賽季就要走了。」

  「啊?」戴妍琦不太敢相信:「當初的交換轉會的確只簽一年,可是他都當上隊長了,我以為他——」

  「他當初也不是自願過來的。」方學才嘆了口氣:「何況我們今年沒進季後賽,轉播分紅少了很多,上調薪金的空間很有限。他合約到期就想走,我們攔也沒用。我們這種小戰隊,能留一個就是一個。」

  「也是……」戴妍琦已經敏銳地察覺方學才情緒低落,她小心翼翼地提問:「李瑛*前輩提退役那事,現在怎樣了?」

  「經理原本預計下週開發佈會。我們預算雖然緊俏,買個治療選手還算可以負擔。但現在劉皓決定走,空位變成了兩個。經理知道攔不住劉皓,只能試著說服李瑛再留一年。」

  「李瑛前輩同意了嗎?」戴妍琦很緊張。

  「李瑛也很為難,他對退役生活早有規劃,打算補習半年,去考個公務員,補習班七月就開始上課。我們強留,顯得不尊重他,不留,隊裡一下少兩個主力……」

  戴妍琦一聽就愁了:一個是目前隊裡實力最強的選手,一位是團隊賽必需的治療選手,少掉一個對隊伍的影響都很大,何況是少掉兩個。

  最直接的做法當然是讓替補選手轉正,但替補席空了,可經不起個萬一。再者,劉皓的確是雷霆目前實力最強的一位,他一走,替補提上來,整體的實力總是下降不少。

  「你覺得張奇、王虎*能打嗎?」戴妍琦問。

  「王虎在替補席也打兩年了,提升不大。提到主力,怕也是趕鴨子上架。張奇固然比較浮躁,至少還在上升期。」方學才說。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戴妍琦不是很喜歡張奇的性格,但是她知道自己沒理由苛責一位新人的情商。

  「經理剛找我談過,下個賽季,我就是隊長了。說真的,我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戴妍琦一聲「恭喜」卡在喉嚨,終究說不出口,尷尬的沉默恆亙在兩人之間。

  「方哥。」戴妍琦換上她剛來雷霆時對方學才的稱呼。「我相信你能做的很好——」

  戴妍琦的小腦袋瓜裡,從來不乏激勵他人的詞彙,但是眼下,重擔全落在方學才身上,她除了鬼點子多,什麼都幫不上,說什麼都顯得不痛不癢……

  「妍琦。」方學才的語氣變得十分慎重:「我可以信任你嗎?*」

  「什麼……意思?」

  「下個賽季,不,今天開始,我希望你能出任雷霆的副隊長。」

  「啊?」戴妍琦不敢置信。

  方學才的性格穩重平和,很少因為衝動就做出什麼決定,他現在做的這個決定,一定是考慮很久,把各方面的利害得失都考量進去的結果。

  但是戴妍琦依然覺得困惑。

  「為什麼……不找賀銘?」

  「賀銘雖然技術更好,但他這一年的表現,是建立在劉皓當團隊指揮的前提下——而你,比他更熟悉整支隊伍。」

  這一年裡,劉皓擔負團隊賽指揮的任務,賀銘跟他當過兩年隊友,配合嫻熟,所以雷霆團隊賽通常安排賀銘首發,同樣是元素法師的戴妍琦則擔任第六人。但劉皓現在表示不留,指揮換人,賀銘最明顯的優勢就消失了。

  可是,方學才的意思,不只是要把戴妍琦提到固定首發的位置,還希望提拔她擔任副隊,這決定造成的影響,實在是太大太大了。

  「可是就算這樣……」

  「小戴,」方學才苦笑:「換位思考。如果你是賀銘,你會怎麼做?你還想留在這個隊伍嗎?」

  戴妍琦恍然大悟:

  「如果我是賀銘,就算得付違約金,我也會選擇離開。一來,對隊伍沒感情,二來,在嘉世,就算只打第六人也是風光的,現在淪落到一個前途未卜的小戰隊,把前途搭在這裡,太委屈了。」

  「是的。如果一個選手的心不在這支隊伍,我們就算留了他,也不能指望他為隊伍效力。他現在沒有立刻走,是因為合約還有一年,現在轉會窗還沒開啟,他也還在觀望雷霆狀況是否會好轉。」

  「我也注意到了。」戴妍琦嘆氣:「我們這幾天到網遊搶BOSS,他明顯在劃水,把希望寄託在他身上,太冒險了。我們資金有限,兩個空位都用買的,實在不可能,他若是拖到轉會窗關閉的最後一天——」

  「所以你明白了嗎?若賀銘不想放下身段配合我們,我們就得自我改造,改造成一支他看得上的隊伍。這個夏休,若能把隊裡的缺口補上——賀銘或許會考慮留下來。」

  戴妍琦深吸一口氣,她已經預測到方學才接著想說的是什麼——

  「現在,我以隊長的身分,正式任命你為雷霆的副隊長。下午跟我去一趟訓練營,我看近戰,你看遠程。」

  「是,隊長!」戴妍琦很快進入了角色。


(3)

  戴妍琦掛掉電話,三兩下吹乾頭髮,穿好衣服,到食堂吃早餐。

  剛踏進食堂,就見方學才已經坐在他習慣坐的窗邊位置,她打過了招呼,到方學才對面坐下。

  經過剛剛一番對話,兩人的心情很有些沉重,看到方學才黑著眼圈,戴妍琦也一反平時說說笑笑的態度,只管著低頭吃飯。豆干和小黃瓜平時都是她愛吃的配菜,現在卻只覺未同嚼蠟。

  「抱歉,來晚了。」

  「李瑛前輩?」

  李瑛端著一碗稀飯,兩碟小菜,到兩人身邊坐下。

  「抱歉……如果不是我……」

  「前輩不需要自責。」戴妍琦向他保證:「前輩不在,我們也會努力撐起這支隊伍。」

  「我和妍琦都不是小孩了。」方學才也接道:「硬著頭皮都得上的時候,我們不會逃避。」

  李瑛在雷霆已經待了七年,對戰隊的感情自然很深,今年初,他感覺到自己的狀態比起去年下滑許多,所以提出了退役。可是他意識到自己離開對雷霆的影響之後,頓時犯難了。

  戴方兩人都知道他的心情,也就沒有提起這個話題,方學才轉而說起他和戴妍琦要到訓練營看看新人的事情,李瑛聞言,露出很欣慰的笑容。

  「那我也一起去吧。」李瑛說:「一直以來玩治療的小孩我都有關注,也想看看他們進步得怎樣了。」

  

(4)

  肖時欽還在雷霆的時候,挑人最重團隊意識。方學才、戴妍琦對這個標準自然也是熟稔的,沒有時間磨合的時候,選手的團隊素養就更為重要,一個選手愈能把合作的意識內化到直覺裡,愈能節省溝通時間。

  「怎麼樣?」到訓練營轉了一下午,方學才一邊看著手裡的訓練成績表,一邊問戴妍琦。

  「不怎麼樣。」戴妍琦嘆口氣:「主要是意識還跟不上。好幾個比我剛出道時手速還快,但是就連跟每天見面的學員打配合都一團糟,不要說跟正式選手配合了。」

  方學才看了眼手裡的名單:「米修遠還行,但他玩的也是刺客,不像魔劍士耐打。首發兩個近戰都是刺客,太脆了,寧可讓張奇上來。」

  「去年訓練營報名人數史上新低,至少還挑出個張奇,今年……」戴妍琦想到張奇那浮躁的性子就很頭痛:「就算我們籌得出資金,直接買人來補強,和劉皓相同檔次的選手,願意轉會的也實在不多。」

  方學才也皺了皺眉,看向李瑛:「治療選手挑得怎麼樣了?」

  「凌禕*到九月剛滿15歲,太小了,這個夏休,得讓他適應職業聯賽的強度。」李瑛神情沉重。凌禕是他去年就開始關注的訓練營學員,玩治療的小孩少,能玩出色的更少,表現好的一眼就能看見。

  「可是凌禕的心理素質……」戴妍琦實在樂觀不起來,她也見過凌禕幾次,是個充滿憂鬱氣質的少年,對一些事情的看法超齡的成熟,訓練成績出色是出色,但是陷入情緒低潮時就會蹺掉整天的訓練,教練對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坦白講,我也不太放心。」李瑛苦笑:「但是沒辦法了。」

  「再看看吧。」方學才提到凌禕那孩子也露出煩惱的表情:「先告訴他有這個可能,讓他有點心理準備,我們會抽空過來盯著他訓練。」

  三人對看一眼。接下來的兩個多月,他們有得忙了。


(5)

  八強隊伍在季後賽激烈廝殺,雷霆的隊員則是抓緊時間磨合。

  已經表態要走的劉皓,自然不必參與這段時間的特訓,但他的表面工夫向來做得很足,每一天還是到訓練室來進行單人訓練,這下該表達誠意也表達到了,該避嫌也避到了。沒表態想走的賀銘見他這樣,更沒理由偷懶,只得隨著隊員們加緊練習了。

  不過第九賽季總決賽開打時,雷霆隊員到底是按捺不住想看現場的熱血——在戴妍琦星星眼懇求下,方學才拗她不過,心軟點頭,戴妍琦立時在訓練室振臂高呼:「隊長要我們勞逸結合!想看總決賽的都來啊!」

  這一喊,整個訓練室的人確實都坐不住了,連劉皓、賀銘兩個對雷霆不太有歸屬感的選手,表情都有了些變化。


(6)

  雷霆隊員集體搭機前往Q市。

  總決賽場館,依照慣例有個為前來觀戰的職業選手準備的VIP包廂,大多數選手還是和同隊的坐一起。

  戴妍琦坐在雷霆席位的最右,隔壁是去年與冠軍失之交臂的藍雨——方學才讓戴妍琦坐這裡究竟有何深意,戴妍琦自己都不敢想:是要向藍雨炫耀我們隊有女孩子呢?還是聊勝於無地安慰安慰他們?

  戴妍琦還沒把當中利害想清楚,鄰座的盧瀚文已經笑嘻嘻地向她打招呼了。

  盧瀚文介於男孩與少年之間的青春朝氣,尚未變聲的清脆嗓音,都特別招人疼愛,戴妍琦也自然而然地和他聊起來,盧瀚文不久前才因為重大失誤害藍雨止步八強,當時他也忍不住在鏡頭面前落下眼淚,但這才過幾天,他已經恢復充滿活力的模樣。

  「年輕真好。」 

  坐在戴妍琦另一邊的李瑛忽然感嘆了句。

  戴妍琦贊同的點了點頭:「真的啊。」

  她一邊捏了捏盧瀚文圓呼呼的臉蛋,一邊在盧瀚文不滿地噘起嘴時,把手裡的沙士糖塞給他。

  而職業選手群裡面發起的總冠軍投票也將要結束,虛空戰隊的李迅喊了最後一聲「下好離手」,就把投票關閉了。

  眾人對總冠軍的預測差不多是五五波,但是大致呈現霸圖55%、輪回45%的態勢。第八賽季輪回因為技能點的提升出奇制勝,多少讓眾人有些吃味,這也反映在他們對比賽的預測上了。

  誰都想得到輪回是付出了不斐的代價,但是,這代價他們哪一個隊伍付不起了?

  為什麼是輪回?為什麼?論及土豪程度,霸圖隊長還是目前聯盟最高年薪紀錄保持人呢!  

  熱烈的討論與鼓譟,隨著現場燈光變暗而平息。

  戴妍琦也停止調戲盧瀚文,與黑暗裡許多雙閃亮的眼睛一樣,聚精會神地看起比賽了。

  這是她努力兩年依然無法觸及的舞台。

  說實在的,以戴妍琦的年紀,以她俏皮活潑的性格,放在哪隊,不是被疼著、被保護著的後輩?她本來以為自己還有時間慢慢成長,天塌下來有前輩們頂著,可是,第八賽季結束後肖時欽離開,如今劉皓也要離開,李瑛準備退役,賀銘舉棋不定無心訓練……

  電子競技是一項年輕、變動頻繁的產業,但很少有哪支隊伍像今日的雷霆一樣,不到一年時間,就得面對兩次重大變動,兩次都是主力成員的出走。

  如此高的選手流動率實在令人不安——聯盟裡,因主力出走導致整隊瀕臨解散的隊伍多著去了:第六賽季的誅仙,第八賽季的玄奇,甚至,剛剛輸掉挑戰賽的嘉世。

  殷鑑不遠。

  此刻,投影幕上的比賽已經陷入膠著,兩方各折了一人,第六人自動入替,但是治療都還在,尚未出現關鍵性的變動。

  戴妍琦的心揪得很緊,不完全是因為比賽。

  霸圖祭出強攻,輪回以拖待變。

  拉鋸。僵持。雙方角色的血線都在穩定下降。

  戴妍琦想到擂台賽兩隊的比分差距,心底頓時咯噔了一下。

  她忽然明白開場之前,李瑛那聲「年輕真好」的感嘆,是因為什麼了。


(7)

  看到輪回隊員在掌聲中捧起冠軍獎盃的一刻,李瑛輕輕拍了拍戴妍琦的肩膀:

  「看到沒有?未來,是屬於你們年輕人的啊!」

  李瑛這些年來在雷霆所做的,不僅僅是對隊友血線無微不至的守護,還有這類恰到好處的鼓舞。

  只是七月很快就要到了——李瑛的退役發佈會,固然因為目前隊伍前途未卜而無限期推遲,但是他報名的補習課程是無法退費的,七月的訓練他到底是要缺席了。

  看總決賽的這次,是他和小隊員最後一次相聚。

  現在這句話,也是他給小隊員們的最後一句話。

  戴妍琦在李瑛投來的溫煦目光中,暗暗握緊了拳。

  絕對、不可以讓前輩失望啊!


(8)

  總決賽結束,熱血上湧的感覺總是會持續幾天,雷霆隊員回到W市,把握總決賽觀戰帶來的buff,開始日復一日的彼此磨合。

  方學才成為這支隊伍的新核心,戴妍琦則是他的輔翼。

  過往兩年的職業生涯中,戴妍琦從未像此刻一樣鬥志高昂。她突然明白方學才安排她坐在盧瀚文身邊的深意了——這個年紀比她還小的少年,分明是她現成的榜樣啊!

 

(9)

  時序很快就進入酷熱的七月,轉會窗正式開啟。網遊中活躍著大量剛放暑假的學生,野圖BOSS的競爭愈形激烈,轉會市場暗潮洶湧的競價也正要開始。

  雷霆經理對於隊員自發性的練習感到欣慰,也積極在轉會市場中尋找可以填補空位的選手。可惜,這些雷霆中意的選手不是早有打算,就是漫天叫價。 

  今年適逢黃金一代選手合約到期,他們的去向本應成為熱門話題,但是大多四期選手年初就已經表態會續約本隊,這個話題還未開啟,就早早失去了懸念。

  唯二的例外就是蘇沐橙與肖時欽。

  蘇沐橙——這個敢在挑戰賽期間公然坐到興欣選手席中的姑娘——在微博發了張笑容甜美的自拍,配上兩句「莫傷雨驟摧花落,守得雲開見月明」,照片背景隱約可以看到網吧的霓虹招牌,照片一角,還有一隻明顯不是她的,但是非常漂亮的手。

  只剩下肖時欽。頂著戰術大師這個時髦值極高的稱號,即使他是敗軍之將,諸多戰隊的邀請也如雪片般飛來。

  他會接受誰的邀請呢?

  於7/4星期五出刊的電競之家,就以「肖時欽將選擇誰?」當作頭條,採訪不少和肖時欽相熟的四期選手,而肖時欽本人從頭到尾只說了句謝謝關心,就回絕採訪。

  報紙最後只刊載了一張顯然是在光源不足的巴士裡勉強拍攝的照片,肖時欽心事重重的側臉。

  那張照片裡的肖時欽,像是整個人都憔悴了不少。

  戴妍琦把手裡的報紙來來回回翻了幾遍,一股強烈的疲倦感驟然襲了她。

  她把訓練視窗暫時關了,稍微活動指尖,開始做手操。

  看完總決賽回來,雷霆發狠似的特訓,可是愈努力,戴妍琦愈能深刻感受到,差距就是差距,有些差距,永遠不會因為她努力就消失,她在努力,別人一樣在努力。

  今年重組彈藥狂劍搭檔的百花,剛剛拿下總冠軍的輪回,還有令人跌破眼鏡的興欣。

  所有人都在努力啊。

  不是每個人努力都會贏得榮耀女神的青睞,努力只是最基本的。


(10)

  枯燥無味的訓練又持續了幾天,雷霆訓練室老舊的冷氣不湊巧的壞了。

  即使雷霆的工作人員迅速搬來兩台應急的電風扇,如此盛夏,微弱的涼風碰上陣陣來襲的熱浪,依然如泥牛入海,杯水車薪。

  眼見眾人接連出現不該有的低級失誤,方學才嘆了口氣,宣布今天就暫時休息,大家自由活動,隨後打電話給水電師傅報修。

  坐在窗邊的戴妍琦喘了口氣,掏出手帕擦了擦臉。剛剛汗水差點滴到眼睛裡。

  正在等電話接通的方學才,默默看著戴妍琦站起,他皺了皺眉,指了指掛在椅背上的外套,輕聲對她說「披上」。

  「怎麼啦?」戴妍琦問。

  「妳自己看。」方學才拉了拉自己的領口。

  雷霆的隊服是白底黃藍領的運動衫,戴妍琦低頭一看,汗水將隊服浸得幾乎透明,桃粉色的運動內|衣輪廓若隱若現。

  戴妍琦一邊披上外套,一邊衝著方學才吐舌頭:「隊長怎麼現在才提醒我?」

  「……」方學才已經接通電話,一時間也沒辦法反駁,他瞪了戴妍琦一眼,用口型說「別淘氣」,耳朵尖卻以極快的速度紅了起來。


(11)

  戴妍琦回到自己的宿舍,脫掉濕透的隊服,迅速沖了個澡之後,把浴缸放滿溫水。

  冷氣壞掉,也算是給他們喘口氣的時間吧……

  戴妍琦坐到浴缸裡,搓了滿浴缸的泡泡,沐浴乳是水果香氛的,甜美誘人。

  她看著自己指間被細小的泡泡填滿,像是擁有了兩棲生物的蹼。

  這幾週來,她就像一隻突然被扔到水裡的旱鴨子,戴妍琦想著,在水淹到她喉嚨以前,她必須以最快最快的速度學會游泳。

  只差一點點、一點點啊。就快學會了。

  戴妍琦在心中再次激勵著自己。

  ☆

  七彩的泡泡漸漸消下去,戴妍琦終於戀戀不捨地放掉浴缸中的水,將花灑擰開,沖掉身上剩餘的泡沫。  

  在嘩啦啦啦的水流聲中,戴妍琦忽然聽到手機鈴響——那是她給隊友設的特別鈴聲,表示一定是其中一個隊友打來的。

  戴妍琦裹上浴|巾,暗暗嘟囔著:怎麼又是連打三通,什麼事這麼緊急,難道是冷氣修好了?

  她踩著還在淌水的水晶拖鞋從浴室出來,快速接起電話:「程泰?」

  「小戴,快收拾收拾吧!等會我們要出去吃冰!」

  「啊?」戴妍琦一愣:「隊長只有說休息一天,沒有允許你們出去玩樂吧?」

  「隊長說要請客呀!」

  「他什麼時候這樣大方了?」戴妍琦大感意外。

  「小戴,是我。」電話那端卻突然換了個人,是她非常熟悉的溫潤嗓音,只是現在多了點沙啞:「大家都在等妳了。」

  「肖……嗯?等等?」

  戴妍琦差點當機了,程泰剛剛……是稱呼肖時欽為隊長沒錯吧?

  所以,如果她沒有理解錯……


(12)

  「你們看到新聞也不通知我!」匆匆換好衣服在雷霆門口與隊友會合的戴妍琦,終於還是忍不住埋怨。

  「已經打三通電話了!」方學才揉了一把她還濕著的頭髮。

  「當然會選擇原諒你,小魔女需要時間變身嘛。」程泰笑道。

  雙眼還腫成一片的肖時欽還來不及說什麼,戴妍琦已經極其自然地對他張開雙臂:

  「歡迎回來,隊長。」

  ☆

  「介紹一下,這是張家興。下個賽季,他就是我們雷霆的一員了。」與戴妍琦擁抱過後,肖時欽對眾人介紹著。

  戴妍琦與張家興握了握手,笑容燦爛:「非常謝謝。」

  張家興顯得很困惑。在他看來,是雷霆收留無處可去的自己,該說謝謝的是他才對。

  戴妍琦只是頑皮地笑了笑:「謝謝你棄暗投明啊。」


(13)

  其實戴妍琦有想過,如果肖時欽不是在這關鍵時刻回來,或者,他完全不打算回來——雷霆會變成什麼樣的隊伍?她與方學才,能讓雷霆起死回生嗎?

  她可能會變得比以前更堅強,但也可能,在接連的打擊之下更快失去信心。

  算了——盡可能不要把時間花在假設性的問題上。 

  正如肖時欽不在的時候,她也從沒一刻奢望他會回來。

  

  有些事情,只有獨自面對時,才會明白困難在哪裡。

  如今,最艱難的情況,她已經盡最大的努力面對過了。


    


Fin.


-


[1] 附上(包含我自己私設的)雷霆陣容名單:


【第九賽季陣容】 

劉 皓 (魔劍士)

方學才 (刺客)

賀 銘 (元素法師)

程 泰 (柔道)

*李 瑛 (牧師)

※第六人:戴妍琦(元素法師) 

※備選選手:*王虎(神槍手) 張奇(狂劍士)  


【第九賽季夏休暫時陣容】 

方學才 (刺客)

戴妍琦(元素法師)

程 泰 (柔道)

※備選選手:*王虎(神槍手) *凌禕(牧師) 張奇(狂劍士) 米修遠(刺客)

※可能退役:*李瑛(牧師)

※可能轉會:賀銘(元素法師)


【第十賽季陣容】

肖時欽 (機械師)

方學才 (刺客)

戴妍琦 (元素法師)

程 泰 (柔道)

張佳興 (牧師)

※第六人:魯奕寧(神槍手)

※備選選手:張奇(狂劍士) 米修遠(刺客) 


[2] 原作裡沒有逐一交代所有戰隊具體的替補人數,只有興欣與微草寫的比較完整,提到義斬時有明確寫到隊伍共十一人;若以微草主力六人、替補五人,合計十一人作為標準陣容的話,雷霆第九賽季到底有多缺人就可以想見了(……)

[3] 關於「我可以信任你嗎」:這是蟲爹《天醒之路》裡面我最喜歡的一句話。所以借來用了。完全的信任與託付,從來都是讓我想哭的。

评论
热度(10)
© 竹外疏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