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修中心】What's in a Name?

✮ 本篇有個內容農場版的別名:〈文藝少女蘇沐橙隱瞞十年的驚人秘密!〉

✮ 認真扯淡,凶狠溫柔。

 

 

  這事得從第十一賽季某場常規賽說起。

  興欣對上初出茅廬的新隊神奇。

  就算不提蘇沐橙只要對上前嘉世選手就飆升的仇恨值,只論紙面實力,神奇也不會有任何勝算。

  比賽結束後,郭少把葉修攔了下來,在一番表達崇拜與敬意的熱烈傾訴之後,郭少提出了一個問題:「前輩當年故意將帳號卡嵌入『葉』和『秋』兩個字,是為了掩飾「葉秋」其實是個假名嗎?」

  「……」站在郭少身後的賀銘、王澤、申建三人都汗了。郭少到底還是太年輕,任何一個待過榮耀第一區的老玩家都知道,這個看似合理的推測絕無可能——那時候榮耀剛剛開服,一切事物都還沒有命名,嘉世也只是一間普通網吧的名字,想要向遠來的遊客介紹,還得用手去指。

  一葉之秋這個帳號的存在,絕對先於榮耀職業聯賽——連這點都不曉得,粉籍證是會被註銷的啊!

  「呵呵,只是巧合而已,哥哪裡是這麼狡猾的人?」

  「……」賀銘、王澤、申建三人再次汗了。

  郭少戴著100米厚的粉絲濾鏡,他沒覺得葉修在睜眼說瞎話,認真想了想,說出了第二個推測:

  「那,為什麼要用一葉『之』秋不是一葉『知』秋?是不是因為一葉知秋只是「一葉落知天下秋」,但是一葉之秋,是「一葉落而天下秋」,代表更強的主導性與攻擊性——」

  「呃……」葉修轉頭看了蘇沐橙一眼:「那是……」

  就在葉修要說「那是個錯別字」時,蘇沐橙對他猛使眼色,葉修只好改口:「這名字不是我取的,是沐橙取的。所以別問我,問她就是了。」

  面對郭少的追問,蘇沐橙只給他一句:「這可深刻了,怎麼能隨便告訴你?」

  郭少淚流滿面。

 

 

  送走神奇眾人之後,葉修和蘇沐橙到了他們常去的冰淇淋店,點了兩碗冰,一切與從前沒有什麼不一樣。

  「你別說一切都是為了假裝你沒有打錯字。」難得葉修也損了蘇沐橙一句。

  「要留給粉絲一點幻想的空間嘛。」蘇沐橙笑嘻嘻的。

  「也是……咦?」

  葉修把小銀匙在碗裡攪了攪,讓杏仁片與香草冰淇淋充分混合,突然驚覺有那裡不對。

  「首先,輸入法內建的詞庫,總不會連『一葉知秋』這麼簡單的成語都沒有吧?」

  「而且,我們當時使用的是五筆輸入法,不是拼音輸入法。」

  「再來,雖然說榮耀剛開服時不能重名*,但是,我們可是零點一到就去搶登遊戲,重複的機率很低、很低吧?」

  葉修連續提了三個問題,最後看著蘇沐橙愈來愈明顯的調皮笑容,無奈道:

  「所以,你其實是故意的。」

  「嗯。的確是故意的。」

  「理由?」

  「你真的要聽嗎?」
 

 

  對很多骨灰級葉粉來說,「葉秋」所能激起的英雄想像絕對多於後來的葉修,這個名字代表的是榮耀開荒時代,那個還沒有職業聯賽的時代,充滿草莽氣息的時代——獨有的情懷。

  葉修這個樸實無華的新名字,隨著挑戰賽的開打,快速地竄入群眾視野,隨著第十賽季興欣搶眼的表現,掀起廣泛的討論。但是在聯盟正式發佈的公告裡,對「葉秋為何變成葉修」的解釋,卻簡略得過分,完全無法滿足粉絲的好奇。

  粉絲之間盛傳著兩種說法。第一種說法是:「葉修是本名,葉秋是藝名,在嘉世時期,為了配合帳號名、配合嘉世營造鬥神神秘形象的宣傳方針,葉修對外使用葉秋這個名字。直到帳號易主,葉秋才決定恢復本名。」此說的支持者主要是已經星散各方的老嘉世粉。第二種說法是:「葉秋是本名,一葉之秋是配合本名取的帳號名,在一葉之秋易主後,葉秋為了斬斷過去,有個新的開始,決意改名為葉修。」此說則得到興欣粉廣泛的認可。最微妙的也許是:嘉世粉傾向相信「葉修」是鬥神一葉之秋的真名;興欣粉則更樂意相信「葉秋」與散人君莫笑有剪不斷的聯繫。彷彿只須承認他的另一個名字,他們就能擁有他的過去,也能參與他的未來。

  在這兩大流派之外,還有不少玄之又玄的流言。

  某感情談話節目主持人認為,一葉之秋的「秋」最可能是個少女的名字,葉修將這個字鐫刻在帳號上、用葉秋之名出道,足見他對她的一往情深,但是在葉修被迫退役的時兩人分手了,葉修重組隊伍後,聽到的卻是少女已經結婚的消息,心碎的鬥神終於決定恢復本名,與逝去的愛情徹底告別。節目嘉賓最後還引用了杜牧的一首詩:

  自是尋春去較遲,不須惆悵怨芳時。

  狂風落盡深紅色,綠葉成陰子滿枝。

  某個熱愛榮耀的中文系教授看完節目後,撰文指出,節目主持人編的故事雖然淒美動人,但是困於兒女情長,一點也不像鬥神的作風。他接著指出,葉秋這個假名,取的是「秋」的「肅殺之氣」,所謂草拂之而色變、木遭之而葉脫,非常符合當年一葉之秋一杆却邪橫掃天下的氣概;至於「葉修」這個新名字,最可能取自《離騷》,他甚至不厭其煩地列舉了許多詩句,例如:

  老冉冉其將至兮,恐脩名之不立。
   /
  民生各有所樂兮,余獨好脩以為常。
   /
  路漫漫其脩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

  教授認為,這些有著「修」的詩句,串起葉修從英雄末路到東山再起的心路歷程;現在葉修改名復出,意在譴責嘉世始亂終棄,表達自身堅貞不屈的意志,以及帶領興欣殺出一條血路的決心。

  這篇聲情並茂的美文引起熱烈的迴響,不久電競週刊收到某退|伍|軍|人的投書,他是葉修擔任國家隊隊領隊之後才開始關注榮耀聯賽的新粉,對教授的文學解析,他固然表示肯定,但他認為一個偉大的人物不只會對隊伍忠誠,也會對國家忠誠,葉秋的秋,最可能是秋海棠的秋,嘉世的圖騰選用紅色楓葉,是葉修強烈的愛國情操最為隱晦也最為熾熱的展現,就算重組興欣,他也沒有放棄以紅色作為隊徽的主色調。他從葉修早年神秘低調的作風推測,葉修在嘉世時秘密從事諜|報工作,對外使用葉秋的假名,將帳號卡名取名一葉之秋,是為了讓假名看起來更可信,不接受媒體採訪一方面是身份敏|感,一方面是,他根本不在中國……

 

 

  世邀賽期間,興欣的訓練室一下少了三個人,顯得有點空蕩蕩的。

  陳果本著腦殘粉的精神,把所有「葉秋為什麼變成葉修」的討論串都爬完了。網民的想像力無遠弗屆,陳果一邊爬一邊忍笑,引起正在練習的唐柔強烈的好奇。

  唐柔走過來掃了幾眼討論串,認認真真地問陳果:「這是真的嗎?」

  「當然不是啊!」陳果大笑三聲。

  「說得好像真的一樣……」

  「你別說,葉秋這個假名,我當初也以為是真的啊!哪裡知道……」

  「某個角度來說,確實是真的。」

 

 

  至於,真正去國懷鄉、憂讒畏譏的陶軒,看到這些粉絲們的腦補,內心毫無波動,甚至還笑了出來。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啊。

  天曉得他咬牙送出「葉秋其實是藝名」的聲明稿時敲壞了幾個鍵盤。

 

 

  由於過往蘇沐橙從未主動解釋,葉修理所當然地把「一葉之秋」的「之」當成錯別字,認為蘇沐橙取名就是取「一葉知秋」最直接的意思:明察秋毫、見微知著,反正放在他身上絕對不是溢美之辭。

  至於後來葉修拿弟弟的身分證報名榮耀聯賽,弟弟剛好叫做葉秋,搞得假名好像真名一樣,陶軒當時也從沒有起疑——這事他每每想起來,自己也覺得特別好笑,以當時的狀況,就算他弟不叫葉秋,叫葉問,或者葉英,或者葉阿貓阿狗,他都得硬著頭皮用弟弟的身分證報名聯賽。

  一葉之秋就是一葉知秋,葉秋就只是葉秋——葉修過去一直是這樣以為的。

 


 

  「你真的要聽嗎?」

  「你都瞞我瞞十幾年了,說出來我還能剝了你的皮不成?」

  「好吧。」

  蘇沐橙取出筆記本,整齊地寫下「一葉之秋」四個字,而後,她在「葉」旁邊畫了一支菸,在「之」旁邊寫了個「的」,在「秋」旁邊畫了一把傘。

  然後她說:「這個『之』的確不是錯別字,是所有格。或者,你也可以解釋成動詞,代表你從你那裡走向我們這裡——」

  

 

  葉修沉默了很久。最後,蘇沐橙的額頭被他輕輕彈了一下。

  「我以為你是被戴妍琦那小淘氣帶壞的,沒想到啊沒想到……」

  「我超有節操的!」蘇沐橙覺得被冤枉了:「我就站了這一對真人CP至於嗎!」

 

 

Fin.

-

*註:

[1]蘇沐秋要給角色命名時,系統顯示「秋沐蘇」已經被占用,所以換成秋木蘇。可見榮耀剛開服時是不能重名的。我個人是理解成後來榮耀更新把這個限制改掉,或者蟲爹寫到忘記了(。

[2]蟲爹早期作品的錯別字幾乎都不是同音錯別字,基本可以肯定是五筆輸入法的鍋(ry)

[3]修是脩的假借字。(不重要)

-

最近實在太忙,只寫了這篇扯淡祝老葉生日快樂,真是對不起XDDD|||||

秋弟弟只打了個醬油就沒戲份,也一樣很對不起(ryyy

其實沒有要寫傘修或者修傘XDDDDD

不曉得怎麼在不劇透的前提下標預警,所以這點就沒有特意預警了。

评论(7)
热度(6)
© 竹外疏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