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道系寫手,好奇心重,隨時爬牆。
➢➢➢➢➢
☆厚積而薄發,博觀而約取。
☆道隱於小成,言隱於榮華。
兩句座右銘寫在最醒目的地方自勉——再挖新坑就剁手!!!
➢➢➢➢➢
目錄請找#副本掉落清單#
暫時先整理原作向,AU有空另外整理………
➢➢➢➢➢
如果哪天這個號不能發文了,請找:
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JLLDRP/works
➢➢➢➢➢
紙片人可以在你我的腦內同時活著,能在不同的虛構宇宙之間來往穿梭,已經是他們獨有的特權——我從不打算把他們困在我這裡,也請不要誤以為我有這個權力。

【王喻王】沒有什麼事是喝一口奶不能解決的(2)[PG-13]

(1)(建議詳閱預警)

 

  「嗚……」

  王杰希剛把手裡的奶瓶裝滿,就聽身邊的喻文州溢出一聲微弱的呻吟。

  喻文州第二輪的擠奶進行得並不順利,保溫瓶只裝滿1/3,就再也吸不出奶來。喻文州將擠奶器放在一邊,改以雙手擠壓,但是沒有任何作用——雙|乳持續悶痛,奶水卻遲遲沒有流出的跡象。

  喻文州翻了翻包,藥盒是空的,小罐的麥芽水他已經在路上喝掉了——其實就算帶夠止痛藥,他也會很猶豫,畢竟痛覺對身體是很重要的警訊,脹|奶與乳腺炎都會造成疼痛,這兩種痛,喻文州只要意識清醒,就能輕易分辨出來,目前胸口的悶痛的確是因為脹|奶,這也是他選擇先找個地方擠出奶水,而不是立刻到醫院掛號的理由。但目前沒有發炎,不代表不會惡化,如果持續用止痛藥壓制痛覺,身體對疼痛的敏感度降低,很容易輕忽症狀而延誤治療。

  想到總決賽只隔半小時就要開始,喻文州嘆了口氣。來都來了,他不想錯過,可是這個狀態去看比賽肯定很難受,拖著也不是辦法……喻文州咬了咬牙,看向正在穿襯衫的王杰希,遞出求助的眼神。

  王杰希神色變得很嚴肅:「你還說你沒事。」

  喻文州按著胸口,搖頭道:「那是……你沒見過我最嚴重的時候是什麼樣。」

  本來還想說些什麼的王杰希,瞬間沉默了。

 

 

第一間哺乳室

第二間哺乳室

 

评论(8)
热度(39)
© 竹外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