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王】沒有什麼事是喝一口奶不能解決的(1)[PG-13]

★ ABO雙O!沒有生子,但是有!產!乳!!! 

★ 純粹是滿足個人性癖的產物,雷如雷霆收震怒,崩如江海凝清光(ry

★ 有性|騷|擾情節、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心理描寫。可能引起有類似經驗的讀者不適,閱讀前請斟酌自身的承受能力。

★ 有鑑於ABO世界是個只存在於假設的世界,本篇涉及醫療與法律的內容必然有虛構成分。

★ 前半偏向王喻,但是本質是互攻

 

 

  喻文州從沒想過,他會在總決賽場館的哺乳室裡遇見王杰希。

  喻文州去年剛退役,比王杰希晚兩年。即使像他這樣不依賴手速打比賽的選手,過了20~24歲這段黃金時期之後,也時刻感受到愈來愈大的體力與精神消耗,所以他選擇了急流勇退。不過,退役並沒有終止喻文州對榮耀的興趣,總決賽這樣的年度盛事,自然是不可能錯過的。

  近年來,社會上對Omega的歧視已經減少許多,主要由Alpha組成的電子競技業,也在一群已退役Omega選手長期不懈的爭取下,通過了「業主不得因為性別解雇選手」的條款。隨著醫學的進步,專用抑制劑的選擇愈來愈多,對身體的副作用也愈來愈低,有八成Omega只要服用足量的口服抑制劑,就算在發|情期也能活蹦亂跳,一成Omega必須施打注射型的抑制劑,配合飲食與作息調整,只要遵照醫囑,基本也平安無事。

  很不幸地,喻文州屬於剩下的那一成。但他並非對抑制劑的成分過敏,而是,再強的抑制劑在他身上也無法發揮全效。

  抑制劑可以確保他縱橫賽場指揮若定,可以完全遮蓋他後頸腺體散出的蜂蜜甜香,可以遏止他快要溢出宮|口的潮濕與騷癢,可是,對於他在發|情期特別容易脹|奶的體質,任何類型的抑制劑卻始終缺乏效果,痛到不行的時候,他甚至得吞上幾顆止痛藥。

  喻文州至今清楚記得,第六賽季總決賽前他分明匆匆擠過一次奶,可是比賽結束的那一刻,他的上衣還是接近全濕,全身浸滿撲鼻的奶香,把原本要衝上前和他來個勝利擁抱的黃少天嚇得後退三步。

 

  ……

 

看到這個開頭沒打死作者還敢點進來看的你們都是勇者,真的。

 

第一間哺乳室

第二間哺乳室  

    

(2) 

祝食用魚塊!(錯字自重)(//´/◒/`//)

评论(15)
热度(142)
© 竹外疏花|Powered by LOFTER